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南有公孙未肯枯

第一章

陵光的神殿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说来也怪,这位不请自来,一不为偷盗,二不为抢,偏偏祸害了陵光庭院中的花,被糟践者约一百多棵。蓝色的花瓣飘落了一地,花茎仅剩了十余片花瓣还坚持着,可怜兮兮的——这可就不是小事了,远比偷盗要严重得多!陵光是个喜怒形于色的,当场就是火冒三丈。

裘振脸色也黑得不行,这些花平日里都是他在照顾,如今被这般糟践祸害,此人简直罪大恶极!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也不等陵光发号施令,直接将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只黑鹰追杀出千里之外。这一追,直接从南追到东,又从东追到西,最后追到了北——这三方的神兽无一不是亲眼目睹。

后来,黑鹰飞不动了,选择歇息在这根执著的树枝上。这树枝也追累了,想着这其实黑鹰安静下来的话倒也不错。陵光更是累得火都熄了,可是想想自己心爱的花不可白白被糟践了去,于是一直嘴硬不肯把裘振白白便宜了他人。

裘振也不愿离开陵光。最后,这只唤作啟昆的黑鹰,自知理亏,答应帮陵光做劳工,帮他照顾好这些金贵的花,陵光同意了。待他反应过来,才知自己又亏了,白白给了两人独处的机会……几天都没给两人好脸色。

“谁叫你反应总比旁人要慢半拍?”执明难得出了远门,路过陵光神殿,顺带蹭点瓜子。

陵光垮了脸,手中的茶盏狠狠地砸在案桌上,茶盏都裂了一道缝。

“我好心提醒你,这儿可不是你北海,你若管不住嘴,我不介意给你来个火,做个新造型,好给你的小情郎一点惊喜。”

执明当然听得出这言下之意,思来想去,还是别真惹毛了这祖宗,他不想等会儿一身狼狈,吓坏了自己的卿卿。

“得,时候不早了,我的阿离还等着我呢,就此别过了啊。”说罢,临走还顺了一把瓜子。

白水绕黑山,红衣佳人独吹箫。远处走来一蓝衣君子,步履安详。

“他快来了。”红衣佳人放下了萧。

蓝衣君子莞尔一笑道:“你们又能见面了,真是羡煞旁人。”

“飞鸟尚未归巢?”红衣佳人突然问到。

蓝衣君子闭了闭眼,语气似是平稳道:

“飞鸟早已归巢,只是此巢非彼巢。”

“那你又何必久等?”

“……我并非刻意等待,我只是……怕他会找不到歇脚的地方。”

红衣佳人不再追问,又吹奏一曲相思,为他的心上人引路。蓝衣君子停留片刻后,转身离开,并不打算打搅一对璧人相见欢。

他还要去把巢打理一下。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