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南有公孙未肯枯

咳咳,我……这段时间给志伟打榜打疯了……你们打我吧😂😂😂

第二章

扎根在淮西的一棵银杏树已是有三千多条年轮了,高大的树身在一片密林里极为醒目,所谓干云蔽日。枝繁叶茂之间藏着一个鸟巢,巢中并无鸟雀,靠近巢边的枝条上挂着一根彩绳,彩绳的末端坠着片片紫色翎羽。银杏叶随风动了动,刹那间从树身中走出一翩翩蓝衣君子,手中捧着鸟巢。鸟巢是用枯枝、泥土筑成的,与普通的巢并无多大区别,细看之下才发觉巢中铺上了一层银杏叶,对于鸟雀们来说这是一层柔软的垫被。

不知何时,一黄衣人款款而来。蓝衣君子的目光还在手中的巢上,全然不知有人靠近。黄衣人见他这副全神贯注的模样,摇头轻笑,故意加重了脚步。

“公孙兄,别来无恙。”

蓝衣君子恍如梦醒,见来者是友人,轻轻点头算作招呼。

“许久不见仲兄,别来无恙。”

蓝衣君子唤作公孙钤,本体便是这参天的银杏古树。黄衣人唤作仲堃仪,本体是通体金黄的蟒,居东方,因与公孙钤相隔千里,故鲜少走动。常言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仲堃仪不远千里会友人,足可见二人之情谊。

“仲兄今日来访,喜上眉梢,想来是有喜事与在下同乐。”

仲堃仪满面春风,对公孙钤的话全无反驳之意。

“实不相瞒,东方刚落一场雨,独独就落在我那片葱地上。”

这话着实像哑谜,听着云里雾里,然公孙钤知其意。东方是青龙管辖之地,青龙能控雨水。

“这着实是好事,仲兄一片真情,青龙神君亦是看在眼里。”

说罢,低头看着手中的巢。仲堃仪见此,竟也收了笑容,叹息一声。片刻后,又开口道:

“公孙兄当真要一直等下去吗?”

公孙钤不语,仲堃仪便道:

“家燕归乡尚会筑新巢,何况一只不知来路的雀儿?”

公孙钤仍是不发一言,半晌之后才问仲堃仪:

“那仲兄又为何守望那一片葱绿?”

仲堃仪听他这其意分明是反驳他之前的话,心道不知是否该叹其痴傻。

“你我不同,我有一方葱田,若是晴空万里,唯有田上一片雨,我尚知心意。可是你呢……一别千载,连根羽毛也不见……何苦啊……”

公孙钤只是浅浅一笑,面上并不见悲愁,只是回道:

“家燕终是识得旧巢,何况一只有情有义的雀儿?公孙树未枯,旧巢尚在,他总能看得见。万绿之中尚能发现一方小小葱田,这不正是最好的例子吗?”

仲堃仪不知是无力反驳还是自觉劝导无用,与公孙钤另寻话题,闲谈一番后便告辞了。

另一边,南方天界。陵光正在小歇,突然梦中浮现一朵蓝色的花,看不出品种,随后又一闪而过风吹银杏叶落之境。梦醒后,梦境不成片段,不禁让陵光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过一个梦。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