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执手 21

我被数学公式洗脑了😖😖😖……疯了疯了
执手后面大纲都出来了,但是越来越难写了……但愿我有生之年能完结它……


陵光双眼紧紧盯着屏风,双耳静静地听着屏风后细微不可闻的声音。过了片刻后,公孙钤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已除去了人皮面具,恢复了原本的面貌,头发也用清水擦洗过了,露出了掺在青丝中的蓝发和鬓角的霜白。
公孙钤被陵光看得有些无所适从,只能看着陵光缓缓走向自己,伸出还有些微微发颤的手,轻抚自己的面庞。陵光凝视着公孙钤,突然又轻笑了一声。

“你那面具真是没有你本人的容貌好看。”

这话令公孙钤一时无话,陵光也不等他说些什么,自顾自地轻拂过公孙钤的眉眼。

“……说吧,跟孤王好好说说这一切。这些年你经历了什么?过得如何?孤王都想听。”

说罢,不顾公孙钤的意愿,抓了公孙钤的手,走向卧榻边将公孙钤按坐在榻上,自己坐在了他身边。陵光的举动让公孙钤有些惶恐——陵光这是明显打算要与自己促膝长谈了。

遥想当年,陵光也曾分过半个卧榻予他……他当时是何反应?一句“礼不可废”罢了……

而今……君王的床榻他已经坐下了,自是不可能再推脱了,何况……陵光这手劲也不小啊。

当天晚上,陵光寝殿灯火通明,烛火一夜未熄……

次日,天璇宫中便传出天璇王收了一名入幕之宾的消息。据悉,此人正是秦姓医家那身形高挑的助手,王上感念其忠义之举,待其甚是亲密。

君王的私事不可妄自非议,这是人尽皆知的,何况当日的忠义之举亦是有目共睹,故而朝中几乎没有异议。顾十安对君王的私事也不感兴趣,但他也没想到陵光会主动找他。

公孙钤死而复生……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之事!更令顾十安大惊失色的是——眼前此人的音容相貌分明就是当初夜闯天璇王宫的不速之客!陵光发觉顾十安看公孙钤的眼神有异,以为他只是被“起死回生”这样的奇事给惊到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顾十安忠心,陵光自然不会对他过分疑心。

“顾将军,公孙副相生还之事,眼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明白吗?”

话已说到这份上了,无需再言明了。

“微臣明白。”

陵光满意地点头,“你是孤王少数信任的人,此次唤你来,亦是有要事要同你和公孙副相商量。”

公孙钤未曾辞官,陵光也没罢免他的官职,故而人前还是唤作“公孙副相”——尽管公孙钤已有整整三年没听过这个称谓了,自己都陌生得很,但是从陵光口中传出,却是意外的悦耳,至少公孙钤是这样认为的。

“眼下遖宿、天权皆是隐患,加之有慕容离在其中煽风点火……恐怕不久,又要开战了。”

“天璇于遖宿有血海深仇,于那慕容离更有灭国之仇。呵,真是新仇旧怨一起来报了。至于天权?天下谁还不知道那慕容离是天权王的宠臣,天权王待他可是情深义重啊,被当了棋子还心甘情愿的。”

陵光说着讪笑一声,眼中尽是冰冷。坐在一边的公孙钤闭了眼,片刻后睁开,眼中清明无比。

“慕容离此人善用阴谋,微臣只怕到时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中箭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说罢,公孙钤叹了一口气,嘴角扬起一抹笑,却是一抹苦笑。

“这条命我来世再还你吧。”

慕容啊,来世不必再相欠了,所有恩怨就让我们在这一世解决吧。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