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执手 22

考前两天来偷偷更新一下……想了很久,不写很不舒服啊……

乾坤联手什么的,感觉很带感啊

仲堃仪为公孙钤所筑的衣冠冢离枢居并不远,风水也不错。方圆几里仅有这一方墓地,地处向阳,周围绿荫环绕,除去冬日里万物凋零,会显得萧索些。坟茔既不显得突兀,亦不显死寂。仲堃仪会定期去扫墓,且须是亲自前往,带着一坛好酒,坐于碑前独酌。

故而当他携酒而至,却发现顾十安立于公孙钤衣冠冢前时,完全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他与顾十安的交情并不深,泛泛之交罢了。

顾十安转过身来,向仲堃仪招呼,“仲先生别来无恙。”

仲堃仪轻点头回应道:“顾先生,哦,现在应当称作顾将军了。”

顾十安注视了一会儿衣冠冢,仲堃仪注意到碑前放着一朵明显刚采下不久的白菊。

“顾某上山时无意经过了此处,还请仲先生见谅。”

“顾将军来此,是有何事?”仲堃仪看着墓前的白菊,若有所思地问到。

“顾某此次……是奉命而来。”

言至此处,作揖。

“顾十安奉吾王之命,恳请仲先生出山,助我天璇一臂之力!”

仲堃仪眼神一凝,并没有立刻回应,顾十安就保持着作揖的姿势不动。

过了许久才听到仲堃仪开口,“顾将军不远而来,着实不易,只是仲某并非天璇臣民,且早已派了劣徒艮墨池辅佐,已是仁至义尽了……仲某身份特殊,二姓之臣不易做,还请天璇王勿要再强人所难。”

言毕,拱手作揖,拒绝之意一目了然。

顾十安听闻被拒,却也不急,垂眼思索片刻后,从衣襟里摸出一紫色锦囊,上面绣着振翅欲飞的朱雀——这是天璇王室所独有的。

“吾王嘱咐微臣务必将此物交与先生。”

“吾王托顾某传话,请先生先将锦囊内一探究竟,再推辞也不迟。”

顾十安将锦囊向仲堃仪眼前递进了几分,“顾某是奉命行事,还请先生勿要为难在下。”

仲堃仪虽已拒绝,但一国之君若是被他拂了面子,顾十安恐怕就要难堪。终于,锦囊还是被仲堃仪收下了,这并非是他变了心意,仅仅是因为考虑到天璇是公孙钤以命相护,看在情意份上罢了。加之顾十安为公孙钤了献白菊,也不打算让他难堪了。

“先生若是变了主意,三日之后,山下茶楼,会备好茶水恭候先生。”

顾十安说罢,行了一礼。

“顾某任务完成,告辞。”

“顾将军慢走。”

仲堃仪将锦囊捏了捏,收了起来,而后坐与公孙钤的衣冠冢前斟起酒来。

约两个时辰前

“你的意思是请仲君出山?”陵光皱眉看着公孙钤。

“仲君才能非凡,更重要的比起微臣……他对慕容离更为了解。”公孙钤说这番话时,似是有些无奈又带有自嘲之意。

“要仲君出山恐怕没这么容易,一来他非天璇臣民,与理,他应是不会平白无故就出手相助。二来,二姓之臣不易做,以他的才智不会想不到,这样一来,他真能愿意?”陵光对请仲堃仪出山的主意保留怀疑。

公孙钤沉默了半晌,做了个决定。“如今我天璇要应对遖宿和慕容离,需要盟友……常言道,集思广益,微臣与仲君也算得上至交,以我二人之智,对付慕容离一人,胜算更大一些。”

公孙钤突然起身跪于陵光面前,“微臣向王上请旨,让微臣亲自为我天璇求得盟友。”

“你……孤王不同意!”陵光瞳孔微缩,双目圆瞪。“你贸然出现,是怕慕容离不知道你还活着吗?孤王不准你去冒这个险!”

“王上,事关重大,请王上三思。”

“请仲君出山,可另派人前去,无论如何……孤王绝对不能再拿你的命冒险。”

“王上,说服仲君相助,微臣是最合适的人……”

“别说了!”

……

顾十安眼见两人僵持不下,也起身跪拜道,“王上,微臣愿请旨去请仲君。”

“顾将军……”公孙钤看着跪在他身旁的顾十安。

陵光看出了顾十安的用意,点头道,“如此,顾十安,孤王就将这任务交与你,副相不必再争了。”

“微臣遵旨。”

公孙钤知道陵光已不会再改变注意了,“……既然如此,王上,就请让微臣为顾将军备一个锦囊,以便事半功倍。”

陵光知道公孙钤的苦心,也知道公孙钤这般定是有把握的。

“也好,就这么办吧。”

深夜,陵光与公孙钤二人秉烛夜谈。

“公孙,孤王白日……并非有意……”

“王上,微臣都懂。是微臣考虑不周,令王上担忧了,微臣有过。”

“罢了,你懂孤王之意就行。”

陵光将手附上了公孙钤的手,公孙钤手指有些不自然地颤了一下后,没有挪动。陵光按了按公孙钤的手,心情不错,嘴角挂了一丝浅笑。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