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执手 23

这章我写得hin压抑……
——————————————————————————————

顾十安等了两天,他按照公孙钤的吩咐,将锦囊给了仲堃仪。但说到底,仲堃仪会不会答应,顾十安其实也没有什么把握,思来想去,还是飞鸽传书给公孙钤。



然而公孙钤只回了“少安毋躁 ”。

……

公孙钤一直被陵光安排在偏殿里,几乎没离开过,然他驯养的白鸽却是来去自如。公孙钤现无法现身于众臣眼前,陵光便想了一个法子——每每诏右相等人来殿中议论政事,公孙钤就藏身于帷幕之中,是以陵光等人的一言一行公孙钤都听得分明。

倒也是应了“入幕之宾”的另一种说法。

到了夜间,两人之间则是促膝长谈。有时谈着谈着,陵光会下意识地叹气,叹公孙钤的风采依旧,却不能看他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意气风发了。退居幕后的公孙钤对此没有表现出多少情绪。

夜里愈发凉了,公孙钤明显感到指尖发凉,轻轻放下手中的笔,用力搓了搓手,陵光见此,习惯性地去摸公孙钤的手。触手一片凉,这让陵光皱了眉。

“手这么凉,说过让你多穿点了。”满满的责备语气,却没有怒气。


陵光起身拿来一件自己的披风给公孙钤披上,披风是鸟羽织成的,保暖效果极佳。待到陵光坐下时,公孙钤还在搓手,陵光便干脆拉过他的手,用自己手暖着。公孙钤体温比常人要低很多,现已是入秋了,陵光每每摸公孙钤的手都觉得冰凉得很,也没少给他进补,可还是觉得他冷。公孙钤整日面对一堆的补品实在有些难以招架,告诉陵光补品只能辅助,不能当饭吃,且有些补药多吃无益,陵光才减少了补品的量。


公孙钤总觉得陵光今日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看着眼前的君王为自己暖手,只觉得暖流在往上流,直流向他的耳朵。周围实在太过安静,静到只听得到搓手、呵气的声音。

“王上,可以了。”公孙钤说罢,低下头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双手已不似原来那般冰凉。

公孙钤重拿起毛笔,翻开之前尚未批完的奏折,笔尖刚蘸上墨,却见一只纤纤素手将笔截了去。公孙钤疑惑地看向身旁,只见陵光将笔撇在一旁,墨溅在了案上。陵光的一双杏眼含着水光,水灵剔透,看得公孙钤险些沉沦。

“今夜太凉了,你会冷的。”陵光说这话的时候,那双秋水眼离越来越近,近到公孙钤足以看到自己的脸倒映其中。

“今晚留在这里睡吧。”陵光的表情看上去很正常,好似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然公孙钤听得出陵光的语气不似平常,过近的距离也是明显的暗示。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公孙钤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原来是陵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指腹按在动脉上。

“王上早日歇息吧。”公孙钤有些仓促得挣开了陵光的手,滑下披肩换与陵光,转身就要离开。

“公孙钤,你在躲什么?”陵光的语气听上去在压抑着情绪。

“王上,您累了。”公孙钤背对着陵光,语气的底气明显不足。

“孤王精神得很!”陵光猛地站起身,连带着滑落了鸟羽披风。

“公孙钤,看着我。”

公孙钤没有动作。

“我命令你看着我!”

公孙钤迟疑片刻,还是转过了身,却低垂着眼,不敢直视陵光。陵光真的恼了,恼他公孙钤这般不领情的模样,好似是自己在逼良为娼。

“你到底在想什么?莫不是要孤王求着你?”
“微臣……不敢。”
“不敢?还是不愿?”

陵光已是有些急躁了,他不相信公孙钤是真傻——公孙钤若是真傻,那真是他听过最大的笑话!公孙钤当然不傻,陵光已经做到这样了,他都看得出来。

所谓伊人,近在眼前。

他心下自是欢欣,可是……一碗碗的汤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足以将他的喜悦冲散……他从未像此时这般埋怨五年之短,嫌弃自己现在这副借药续命的身躯。

五年……太短了……但他并不后悔,也不能后悔。

“微臣……感念王上的赏识,只是……微臣福薄,实在……”
“福薄?呵!好一个福薄!孤王今日就把话说开了,管你福薄不薄!”

公孙钤内虚,他怕冷,唑唑逼人的陵光更冷,冷得他不敢眨眼。

“公孙钤,我就问你,你对孤王到底是什么感情?”陵光也怕冷,怕到他听不得任何他不满意的答案。

他不信!他不信公孙钤对自己的每一个眼神都是错觉;他不信公孙钤对他的每一次接触无动于衷……他不信公孙钤对他一点都不动心!

你若无心,为何要回来?你若无心,为何为我犯险?你若无心,为何同我执手?你若无心,为何要抱我?你若无心,为何要半推半就!

陵光眼中的泪珠快要滚落了,公孙钤怕了……他最终弯腰向陵光行了一礼。

“微臣愿王上……做这盛世……之君……”

真冷……冷得泪都凝成了鲛珠,从眼眶蜂拥而出……好一个盛世之君!陵光笑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声音都在发颤。

“公孙钤,你真蠢……你不仅蠢,还是个懦夫!”

公孙钤保持着行礼的动作,他自觉自己已是冻僵了……心中叹一声抱歉,让泪水没入衣袖的纹理之中。

陵光的杏眼红了,气息也不稳了。“你是觉得孤王这般很可笑吗?”

讪笑一声,又道:“还是你……觉得孤王是补偿你?”

公孙钤说不出话来,仍如雕像一般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孤王不是个恻隐之心泛滥之人,更不会轻易自降身份!”
“……有一人守护我多年,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可是……我没想到,他竟是个傻的!什么翩翩君子,根本就是个伪君子!”

王上……您没错,错在我……

“今生有缘无份……若有来世……”

错在我福薄……错在我命轻……

“来世未必有!怜惜眼前人……”

“王上,微臣……告退……”缓缓直起身,将落未落的泪花收回眼中,转身离去。

“公孙钤!你敢走!”陵光的声音已是歇斯底里。他不准他走!他不准他像梦中一样离他而去……然他还是没能抓住他的衣袖。

寒风逼人,他迎着寒风越走越远,他没有回头……若他回头,他的眼泪就藏不住了……



今生无缘,只因生于乱世,家国重于天……情深缘太浅……来生愿做盛世人,与君共化比翼鸟,同作连理枝……



——————————————————————————————
我尝试用手机排版😂

这章我构思了千次,一修再修……可能脑子有点糊,你们手下留情😂
这是一个小高潮,我自从把执手拖成长篇后,我就一直想看这种“我以前对你遥不可及,现在你对我不屑一顾”hhhhhhhhhhh然而,我实在舍不得……我虽然自认自己是副相的后妈,但至少后妈也是妈啊……

关于钤光的台词……说了你们别笑,其实我灵感来自《西游记》中的唐僧和女儿国国王……唐僧许了女王来世,可他真的有来世吗?

来世未必有,怜惜眼前人。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