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执手 24

棠棠这周英语口语技能赛……先把存货放上来😂😂😂然后我就专心攻略英语了……

宝贝们还记得大明湖畔……啊呸!是妙(shen)手(zhu)回(gong)春(de)老秦吗?😁😁😁
————————————————————————————

秦舍人请了旨,入宫探望公孙钤——秦舍人并非宫中医丞,是以依然住在私宅之中。但他向陵光请旨将小侍从留在公孙钤身边,一者,小侍从伺候了公孙钤多年,公孙钤的喜好和习惯他再了解不过;二者,公孙钤的身体尚需调养,小侍从通医理,公孙钤的身体情况他亦清清楚楚,用什么药,用多少量,他自然把握得好。这两者都足以让陵光点头了,加之小侍从也是个机灵的,赶紧连呼“多谢王上赏赐”,把陵光逗笑了。陵光看他确实机灵,也看得出他对公孙钤忠心耿耿,自然答应。

最重要的原因秦舍人没说,公孙钤也不希望陵光知道。公孙钤入宫后,衣食住行皆由陵光的私库中所出,但那味奇药成分特殊,不能从宫中出——其实宫中未必没有,但为保密,只得有秦舍人送来。秦舍人一次最多送来七天量的药,再多就送不进来了,现在快到第七天了。

秦舍人等到了日昳才得到批准,昨夜宫中的线人传消息说公孙钤与王上似乎闹了些不快,两人不欢而散后,王上在寝殿里发了好大一通火,咳疾都犯了。公孙钤也好不到哪里去,隔着墙都能听到他咳嗽的声音,还夹杂着呜咽声,听得都心慌,生怕他一口气就上不来了。

哎!两败俱伤,何必呢……

秦舍人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不知到底是气他们有话不能好好说,还是惋惜他们好不容易重逢,才几天而已,就闹成这样。如今的时局,最不该出现的情况莫过于君臣离心,他们二人必须得尽快和好。

秦舍人不是朝中重臣,他没把握劝得动一国之君,也就只能劝公孙钤了。等见到了公孙钤,秦舍人只觉得自己满腹的规劝之词都说不出口了。公孙钤最重仪表,可穿得再体面,发梳得再细致,也丝毫掩饰不了他憔悴的面色,眼下一片乌青被灰白的面色衬得愈发显眼。公孙钤的眼白较多,一抬眼,红血丝藏都藏不住。

于心不忍……只得端起茶盏,一口茶水将漫嘴边的话都咽回去。

“昨夜梦魇了,神色不佳,让秦兄见笑了。”公孙钤尽可能地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公孙兄,论看面相,你这说辞可无法让医者信服啊。”

公孙钤苦笑,果真……身体康健与否,最骗不过医家之人。

“公孙兄心有郁结,与其这般郁郁寡欢,倒不如就你我二人之间一吐为快,否则……秦某医术再了得,也医不了心病。”

公孙钤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端起茶盏,深饮了一口。他昨夜情绪还是没控制住,心火来的得急了些,害他咳了近乎一夜,又忆起陵光的泪眼……想到这,以袖掩面,悄悄抹去挂在睫毛上的泪滴。

“皆是在下之过……是在下一时没止住自己的私心……本想护他平安,却不想还是伤了他……实属罪过……”

伤你……我恨不得剐自己千万刀也不为过……

可与其让你抱着一个转瞬即逝的缘分,受尽情伤之苦……

倒不如就此打住,长痛不如短痛……

公孙钤借衣袖挡住自己通红的双眼,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攥紧。秦舍人偷偷撇了一眼公孙钤的鬓边,灌了一大口茶汤,似是要借茶消愁。

“公孙兄,你何苦……”

“人生在世,纵使不能万事如意,可未必不可从心而为。”

“从心而为?只道既自知无福消受,又何必拖累他。与情,在下狠不下这个心……与义,拖人下水,更是无耻。”

秦舍人算是看出来了,公孙钤的心结是个死的,难解得很,除非……他肯放过自己。

哎,可惜了,生有一颗玲珑心,却唯独被情丝给缠死了。

“昔者焦式夫妇,伉俪情深,可细细想来……刘式享年仅双十出头,焦仲卿自挂东南枝之时亦未及而立,他们才不过做了三年的夫妻。”

“世人皆叹他们之不幸,故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却不曾想过他们可曾后悔这份姻缘,可曾后悔彼此相依三年。”

“公孙兄……秦某自小习医,十二岁随师父出诊,算得上阅人无数,见过的生离死别实在数不胜数……”

“有人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人生死相随,双宿双飞;还有人独活于世,形单影只……”

“各奔东西也好,生死与共也罢,亦或是阴阳永隔,其实所谓的情……有时,就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值不值得。”





公孙钤的茶凉了, 入口少了清香,苦涩重了许多。
“可惜……”

“在下不是焦仲卿,王……他亦不是刘兰芝。”

许不了他白首之约,谈何执手……

秦舍人的茶水饮干了,也不再续杯。将配好的药材放于案上后,便起身了。临行前,他留了两句话。

“公孙兄,其实人真的可以为心中所珍视的事物,重活一世……”

“黄泉路上走过一程,难道真的不曾看透什么吗?”

公孙钤无话,秦舍人也不再作停留。刚踏出门,就看见小侍从端着药过来。

“秦先生,要走了?”
“嗯。”

秦舍人看了一眼深色的药汤,目光很快流转一番。

“那些药渣呢?”

“都埋树下了,嗯,应该没人看到。”

“那这次的呢?”

“还没来得及处理。”

“拿给我。”秦舍人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啊?”小侍从摸不着头脑。
“好药还需药引子,这样才能发挥奇效。”

药引子?之前怎么没提过?





——————————————————————————————
秦舍人(掰手指):盗尸、欺君、救人……还要做情感专家……棠老板你敢给我个正常的工作吗😡😡😡

我充其量只是个神医!!!😡😡😡

棠棠:老秦😂还要拜托你推你好友一把,不然我怕他将来有一天真的自挂东南枝😂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