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人不如旧(短篇)

大家好,因为某棠最近被虐惨了,加之三次元考试弄得脑子打结,所以她写不了执手。于是作为她不知道哪个元素时空的分身的我,秉承了权瑶搞事基因的奚溪(不是那个奚溪)放飞自我,脑袋挖坑了……


预警!!!此篇放飞自我,密思极恐!而且重口味!

绝无黑角色之意!如果我有不妥之处,请务必转告我!立马删!

————————————————————————————

焸栎侯与陵光的关系并不亲近,焸栎侯自知只适合做一闲散侯爷,也不曾对王位有任何异心。算起来,他是陵光的堂兄,陵光对他也是客气的,他一介几乎没有权势的侯爷,从来不觉得缺什么,自然也不想争什么。






直到他认识了公孙钤。






公孙钤很好,太好了。君子端方,温润如玉,芝兰玉树……他所想到的任何一个词都觉得难以描述他半分风骨。他站立时,长身鹤立;他走路时,矩步方行;他仪态万千,举手投足、谈笑风生之间皆让人悦目。正人君子谁都喜欢,焸栎侯当然不可能落俗,其实公孙钤最吸引他的莫过于天玑脱险那次——机智、沉着、冷静,更重要的是,他让人安心,有依靠。






他为公孙钤向陵光求了一个赏赐,公孙钤波澜不惊的样子更让他添了几分好感。他因此错过了公孙钤看到陵光面露喜色时的眼神。






听闻公孙钤好交友,四国之中皆有他的友人。然公孙钤待焸栎侯却始终秉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作风。焸栎侯也不气,文人嘛,总有几分自命清高的,不影响他的魅力。






任何事都不要想当然,因为日子久了,早晚会给你一记无情的耳光……焸栎侯眼里的公孙钤总是有着自己的傲气,果断又勇敢,与那个对陵光百般包容,眼里总是包含着化不开的情的痴心人竟是同出一体……这实在难以令他信服……






后来,他才知公孙钤纵然好友遍天下,纵然阅美无数,可心只有一颗……而他早已为这颗心找了归宿,即使所属之人不一定想要……可怜又无奈。焸栎侯活了二十多年,他平生第一次觉得嫉妒那个高高在上,受到万人宠爱的天璇王,也是头一回有想要和他争一争。只可惜,他向来知足常乐惯了,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和陵光一比高下,他看得也太清楚,知道自己配不上心中完美的公孙副相。想想真是有趣,公孙钤想给,陵光却不想要;他想要,公孙钤却不想给。






大概,上天也为难,所以想不出一个好的法子,便用了最简单、最无情的办法……
因此,世上再无公孙钤……
无疾而终。












约是两年后吧,陵光生辰那日。焸栎侯秉着礼节入宫参加生辰宴,但他私人的目的却不是因为陵光,而是因为重新出现的一袭蓝衣。公孙钤是一个月前回来的,和初入天璇王城时一样来雪中送炭,在陵光追查“毁坏副相坟茔,偷盗尸身”之前。有了能人的天璇自然开始逆转风水,天璇重新振旗日子指日可待。关于公孙钤的回归,他自己只说是被高人所救,为防再遭暗算以及调养身体才再这时出现。陵光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可能真的是太过激动了,总之,人回来比什么都好。可焸栎侯却觉得回来的公孙钤有些不对劲……明明容颜、音色、仪态一样都不差,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其实有心人如果仔细看看公孙钤的眼睛就会发现其中的玄机:公孙钤的眼睛一如当初那般清澈,却是没有丝毫波澜——他的眼睛里没有情感。






陵光发现了,就在生辰当天,他喝得有些多了,走路有点打晃。一个没站稳差点倒在公孙钤身上,还抓着公孙钤的手不停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公孙钤便说了一句“冒犯”后,亲自扶着陵光回寝殿。进了寝殿的陵光一下子醒了酒,却依然抱着公孙钤不让他走,还让他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公孙钤这回随了他的愿,坐了他的床榻,陵光很高兴,想吻他,他也是确实这样做了。然两唇仅仅相贴了一会儿,陵光察觉到了不对。






公孙钤的唇是冰冷的,没有呼吸,瞳孔没有放大,甚至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也感觉不到心跳……陵光盯着那一双没有任何涟漪的清眸,难以置信。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公孙钤眨了眨眼,好像同陵光接吻的人不是他一般。不带任何情感地开口道,“这副躯体是新做的。”












江湖上有个鬼医,为人古怪,从不见他医活人。他只医自己想医的,可他不医活人,他还能医谁?大概只能医死人吧。






他找到公孙钤的尸身时,自己都吓了一跳:尸身被损毁得极为严重,浑身上下已是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肉,倒是一双招子还没损坏,脑壳也完整还有点价值。






“哎呦,可惜了……这年头做了一辈子的忠臣,反而被人挖了坟,辱了尸……这缺德事做的,也不怕遭报应,啧啧。”






损坏的肉身不能用了,补也补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重塑一副躯体。鬼医是个疯子,他的想法从来反其道而行。他用烧制陶瓷的瓷泥和特殊的材料、药剂在剐去了坏死皮肉的白骨上重新塑了肉身,与原本的肉身一模一样,连肌肉也丝毫不差。煅烧过的瓷与人的肌肤相差无几,经过特殊材料融合甚至摸上去有了柔软皮肉,加之经过特殊的处理身体还能灵活自如,足以“以假乱真”,身子甚至比活人更坚固,高温,潮湿,氧化都奈何不了,也不怕磕着碰着,总之近乎完美。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没有了常人的体温和呼吸,也尝不出珍馐美味。好在,还有一个完整的头脑,一双清明的招子,和一颗完好的心。






“你的身体是新做的,刚开始可能会有点排斥性,得慢慢适应。对了,你的心现在在这个特殊的匣子里,我琢磨好久,才让它又跳起来,你听它还在跳呢。真是奇怪,你的脑子好像有点排斥它,我怕它俩在里头闹起来,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就没敢放进去。”
“……多谢恩公……不知恩公可否再帮在下一个忙?”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说吧。”
“可否……向恩公借些盘缠,在下想回天璇。”
……












陵光此时呆呆的,望着眼前无心的公孙钤,流下一行清泪……






“浑身上下,除了皮囊是新的,其他都是原来的。”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不把心也放进去……”






公孙钤思索了片刻后,指了指自己的头道,“它告诉我,我用不着了……”看着陵光的泪越聚越多,没有一颗会痛的心阻止他说下去。






“它还说,你好像……也并不想要。”






陵光崩溃了……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想要!我真的想要!”
“你把他还给我!还给我啊!”






公孙钤看着陵光失声痛哭,胸膛里没有东西触动他情感,但他的头脑告诉他,不能让陵光哭。他想用衣袖帮陵光擦眼泪,反被陵光抱得死死的。他的头脑一时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思来想去,指使着双唇说了一句话,却意料之外地让陵光平静了一会儿。






“它告诉我,不拒绝你,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陵光的头脑和心是完好的,他听得懂这话说的意思。他没有再哭,只是抱着公孙钤,在他怀里睡了一夜。

——————————————————————————
灵感来自Enchanted Doll,嗯,就是大黑牛向范爷求婚时送的那个天价娃娃……大家可以百度一下,真的很有魔力的娃娃。

嗯,还没写完啊,想看完整的,就等某棠考完试回来后,让她写吧😁😁😁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