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自作聪明(人不如旧番外)

不好意思,棠棠没管好那个放飞自我,口味奇葩的奚溪😁😁😁她又出来作妖了……
算了,就让她把故事交代完吧,也给一下宝贝们补充一点细节。

预警!奚溪放飞自我,口味重,如有不适请速撤离。

副相放飞自我,极度ooc预警!

最后,可以不爱,请勿伤害,么么哒~
——————————————————————————————

没有了心的身体,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这是公孙钤睁开眼睛后,第一次在铜镜中见到自己的“新衣”后所产生的第一眼映像。鬼医其实不应该算作医家,他本质应是能工巧匠,他为公孙钤打造的“新衣”实在是精美,不仅与原本的血肉之躯如出一辙,甚至更加坚固——他不会老去,不会染病。生老病死,如没有特殊情况,这些都会离他而去。他谢过鬼医,唤他“恩公”,然语气里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因为他的胸膛里没有那个会因为重生而激动狂跳的东西了。






新做的衣服都会有点磨人。公孙钤花了许久才让他的头脑与新身体培养出了默契,新身体是张空白宣纸,没有半点墨迹,必须以头脑为笔墨,从新书写,像个稚子一般重拾所学的一切。作为公孙家这一辈最优秀的子孙,他从小被视作神童培养,天赋异禀。他用了最少的时间驯服一具皮囊,却始终驯服不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颗心,他每每接近装着心脏的匣子,头脑就会控制他的身躯迅速远离。












“如果强行将心放回身体里会怎么样?”
“我劝你不要胡来,以这俩水火不容的架势,搞不好弄个同归于尽,到时不仅瓷身会开裂,化作散沙,还会徒留一具白骨,其他什么也不剩。只有骨头的话,重做一副皮囊也不是不行,除非你想从此做个不能动,不能说话的雕像。”






所以……他只能看着陵光伤心,自己却不能感同身受吗?好像有点残忍……可是残忍又是什么滋味?他体会不到了,他只能感觉头疼了。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落下了头疼的毛病——陵光哭了,他头疼;陵光气坏了身子,他头疼; 陵光半夜梦魇,他也头疼得睡不着……他没有心,他不会心疼,他只能头疼。






陵光喜欢和他接吻,即便自己的唇是冰冷的。只要陵光每每落泪了,他在他唇上轻轻一吻,陵光就会回吻,就会渐渐止住眼泪。这是他的头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你要是还有心该多好……我就能知道你是喜欢我的。”陵光缩在他怀里,像个脆弱的孩童,耳朵贴在他的胸膛。






公孙钤有心,只是……直接拿给你看,会吓到你的。不过,喜欢陵光吗?他的头脑不知道,他的头脑只知道把陵光的样子记下来,把他的生活习惯记下来,把陵光的一言一语都记下来……然后刻在他的骨头上。没准把自己的骨头从瓷身里一根一根掏出来,还能读出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呢。












公孙钤知道自己的头脑看不惯顾十安,因为顾十安在他脑海里就没留下过一个完整的剪影,以至于上朝时见到他的脸都是陌生的……祸从口出,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少说话,不过顾十安好像也不喜欢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偏偏互看对方不顺眼,其中的缘由说都说不清。






这点上,他的心和头脑第一次达成共识,虽然只是在这“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方面。活人比不过死人,这是公孙钤在裘振那儿学到的;但说到底,还是活人更有用,这是在顾十安那儿学到的……顾十安是血肉之躯,有温度,有呼吸,更重要的是顾十安的胸膛里有心跳。






嘶……头疼。












遖宿是急性子,急到他还没帮陵光把天璇彻底扶起来。好在,他们至少打好了一个地基。陵光要御驾亲征,公孙钤的头脑太冷静,太了解陵光,不能像顾十安那样苦口婆心劝陵光三思。他只能去问自己待在匣子里的那颗心,结果出乎意料,头脑屈服了,于是他急忙找到了鬼医,跪在门外向他求张转命符。不得不说,他不容易劳累的瓷身帮了他大忙,也幸好鬼医的心是软的。






公孙钤喜欢陵光,他现在确定了。其实头脑是可以撒谎的,真正诚实的从来都是心。这就是所谓的“口是心非”。至于顾十安……反正不喜欢他,就别让他上战场凑热闹了,自己只想和陵光在一起。而且,有用的人总得省着点用。












陵光的伤越来越少,公孙钤身上的裂缝越来越多。瓷身不会流血,只会开裂,像干涸的河床一样的裂缝。他借了顾十安一缕头发,请鬼医制成药,易容成顾十安的模样,只是维持时间不长,需要不定时服药。裂缝已经开始蔓延到脖子了,估计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不用把面具摘下来了。这场仗何时是个头,又会是什么结果?他的头脑也没底,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陵光中的那一箭,转移到了公孙钤的身上。公孙钤听到自己的身体开始破碎的声音,只是很快被刀剑之声掩盖了。遖宿就是急性子,害得他都没来得及服药,当陵光向他的脸伸手的时候,他知道露陷了。顾十安是阵及时雨,公孙钤觉得他估计会开始对他有好感了,不过他没机会和顾十安握手言和了。






看着陵光和顾十安绝尘而去,他终于轻松了,刀剑穿过他身体的时候,他感觉不到痛,因为他只听到了陶瓷破碎的声音。






那是最后一声……






“头脑可以移到新的皮囊,那……心可以移到别的身体里吗?”
“可以是可以,但那也要看会不会出现排斥。”






公孙钤捧着匣子,听着里面穿出微弱的心跳声。如果……陵光有需要的话……就由你救他吧。他说过想要我的心,他不会排斥你的,你也不会的,对吧。毕竟,你这么喜欢他。


















公孙钤的心脏陪着陵光度过了好几载,这期间顾十安找过他,他拒绝了。很多人劝他斯人已逝,勿要执着,且公孙钤生前也曾劝过他。陵光淡然一笑,说他又没颓废误国,天璇会由他重新扶起来,尔等还急什么?






再说了,谁说公孙钤死了?他就在这儿,只要我活着,他就活着了。






你说对不对?阿钤?






回应他的是两声心跳。
——————————————————————————————
为啥叫自作聪明?因为wuli有脑无心,放飞自我的副相其实从始至终都是只用脑子,没用心……自作聪明,算来算去,怎么就没算到光光王会为他守寡了呢!?

还是原剧的君子钤可爱……

真·完结了!奚溪马上被棠棠赶走了,当然如果宝贝们明年哪天想放飞自我,一爽为快,估计奚溪还会回来😂😂😂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