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现代】遗失的美好(1)

这个点是奚溪😊😊😊 又名《失忆三十天》,《下次再见》的原设定大刀阔斧式修改的衍生产物。 现代离婚梗,主钤光,带全员玩。 是虐是甜?你猜啊~ ————————————————————————————
楔子

陵光,男,28岁,电台播音员,主要负责给人讲讲睡前故事,时不时给你一碗毒鸡汤。钧戏播音本科,工作充实而有规律,工资不错,有一堆狐朋狗友,还有一个在大学谈了四年,一毕业就结婚了的,话剧出身的丈夫。人生可以说一帆风顺,然而……老天爷大概更年期了,不然怎么一觉醒来,三年就被橡皮擦擦掉了呢?

工作失误被炒了、交了四年的“塑料花闺蜜”跟自己撕破脸了、加上闺蜜,六个狐朋狗友,四个老死不相往来了……更要命的是和自己一张床睡了四年的丈夫离婚了……而自己本人,完!全!不!知!情!

……

我就问你,这出院惊喜还能再大一点吗!

怎么办?先感慨一句“啊,我失忆了!”然后迷茫不知所措,等着有人踩着七彩浮云来娶你吗?

很好,你可以右转离开这个频道了……

失忆了,那就把记忆找回来啊!作为一个毒鸡汤大厨,对待人生挫折要佛系一些,毕竟挫折不可怕,日后的挫折还多着呢!

第一章

“我错了,我一开始就错了,我当初就不该出现在这里,我要是不出现在这里……”

咳咳,不好意思,我们不是在拍《武林外传》。

“执明,我就只是想要打一串号码……”

“我今天给你打一串号码,明天你给我送一束白花……”

“不,你最多收到一张法院传票。”

“不,阿离说了,他只接受丧偶……”

……

执明捧起星爸爸咖啡,将悲伤一饮而尽。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不然你看雷锋同志,好事还没做完就没了。”

“所以你是让我做完好事再送火葬场吗?”

执明表示,我一脚踢飞你这碗毒鸡汤成吗?

陵光表示,你尽管踢,我煲了一锅,你踢得完算我输。

“陵光,我求你了成不!自打你出院,我就再没过过好日子了……”

“你以为我想找你吗?你以为我想惹阿离这个‘塑料花闺蜜’吗?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从病床上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你。”

“你果然脑子有问题了,你明明第一眼见到的还有孟章。”

“我知道,可问题是我找孟章,等于让仲堃仪知道我在找公孙钤,仲堃仪是公孙钤阵营的,你觉得他帮我还是帮公孙钤?”

“那公孙还是我没有亲戚关系的大舅哥呢!不比仲堃仪还不可靠啊。”

陵光优雅地吸了一大口可可,慢条斯理地解释。

“因为……”

“仲堃仪是个人精,而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还是先走吧。”

“可以,但是等你离开这家星巴克的十五分钟内,你亲亲的阿离就会开着他那辆红色法拉利,谋杀亲夫。原因是他的丈夫背着他偷会我这个‘小三’。”

“……你威胁我?”

“不然呢?”

执明啊,你这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就这么笃定公孙一定是关键人物?”

“因为你和孟章说了,我是8月8号离的婚,而公孙钤是8月8号生的。”

“所以呢,这有什么联系?”

“所以,他肯定印象深刻。”

“没准人家早忘了呢?公孙可是香饽饽,现在没准都升级成佛跳墙了。”

“你昨天还告诉我公孙钤单着呢。”

“单着不代表没有佛啊。”

……

“行了,就一句话,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这有区别吗?不都是送命题吗?”

“前者的送命概率是10%,后者送命概率是90%,你自己算算。”

“万一我是那10%呢?”

“都百分制了,哪来的万一?”

……

最后的结果是,执明向那90%势力低头……

“我可提醒你,公孙不是原来的那个公孙钤了,他现在……”

执明咽了口口水。

“属于‘选择性神经质综合征’患者,你千万别刺激他,不然你就会造成蝴蝶效应。”

何为蝴蝶效应?陵光刺激公孙钤,公孙钤发病了,阿离就会知道,阿离一知道,执明的小命……自行理解。

“我能刺激他啥?不是他提的离婚吗?”

执明皱眉,欲言又止。

陵光用执明的手机找到了“大舅哥”一栏,轻点几下,很快开始“嘟”起来。

“喂,执明?如果是跟阿离有关的事,我劝你还是乖乖去水果店买榴莲比较好。”

陵光听后表示,这真的是“君子端方”的公孙钤?你经历了什么?

执明眼神示意他,我早就提醒过你了……

自己播的号,硬着头皮也得打完。

“……公孙钤,是我。你先别挂,我有很重要的事,不然我不会找你,我发誓等事情处理完,我再也不打扰你的生活。”

“陵光,我没义务帮你了。”

“我知道!我……”

陵光深吸了一口气,豁出去了。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我还是要说……”

“我失忆了!我现在需要我找回我七年,准确说不止七年的记忆。”

“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你不是找了执明吗?”

“阿离会和他离婚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陵光觉得自己的逻辑都快混乱了,他残留记忆里的公孙钤根本不是这般见死不救的。

“因为……”

“我想知道……”

“为什么我一觉醒来,你就不是我的了!”

“……”

电话那头沉默了,周围人被吓到了……陵光有些懊恼,他怎么就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说辞?这根本就没经过大脑好吗!艾玛,头好痛。

“把你坐标地址发给我。”

“什么?”

“待在原地别动,我过去,慢慢谈。”
——————————————————————————————

棠式无厘头段子手画风😂😂😂,奚溪式放飞自我文风有人喜欢吗?喜欢请给我留言,以便解锁下一章哦!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