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执手 28

肝不动了我😂😂😂只有这一点……自我嫌弃ing,我决定要补充vc了,不然教室一片重灾区……我再不养养就易燃易爆炸了😂😂😂😂
————————————————————————————

公孙钤被马车颠簸醒了,他的头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仲堃仪不知是真的一别三载,思之如狂,还是故意同他迂回曲折,酒过十盏有余,就是不言明自己的开口价。公孙钤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属于滴酒不沾的状态,所幸松醪酒性不烈,只是酒终归是酒,贪杯伤身还误事。






“先生醒了?”楚珩将车帘揭了一道缝。
“嗯,劳烦楚副将陪在下一路风餐露宿。”
“这是属下应做的。”楚珩放下了车帘,看了看天色。
“眼下快到陵水了,先生再多睡一会儿吧。”






楚珩并不清楚公孙钤的真实身份,他只知道此人的身份特殊且极为重要——临行前,顾十安就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要好生照料他。楚珩懂得察言观色,话不用说得太满,便知晓其意。车快进陵水城之时,楚珩的双耳突然明锐地察觉一丝异动,似乎有不明物从树上掠过,下意识地一手摸上腰间用布包裹着的匕首。然而,那不明物却没了行动,仿佛只是一只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的野猫而已。真的只是野猫吗?楚珩撤了按在匕首上的手,心中暗暗记下。






驶入陵水即半个脚踏入了天璇王城,楚珩这才稍稍放宽了心。舟车劳顿,楚珩不敢对公孙钤的身体大意,便找了驿站歇歇脚。楚珩还是对“野猫”心有余悸,思来想去了许久,终是决定暗中告诉公孙钤,公孙钤侧耳倾听后,眉头轻皱,又很快舒展了。用两指蘸了些许茶水,于案几上写到“敌不动我不动”,楚珩见此轻点头示意明白。






提心吊胆地进入天璇王城,楚珩任务终于完成。在公孙钤回到王宫后,楚珩便将路闻“野猫”的情况汇报给了顾十安,顾十安不露声色地记上心。见到平安归来的公孙钤,陵光这才放下了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历经失而复得,方知一句“回来就好”如此沉重。公孙钤注意到陵光眼下有了浅浅的乌青,瞬间愧疚又心疼。






“才几日不见,王上竟憔悴了。”公孙钤轻柔地执了陵光的手,拇指指腹轻拂陵光的指节。纤纤玉手,也有了薄茧。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不算算这都隔了多少秋了。”情人间特有的语气,陵光又不经意间多添了几分怕风怯雨的意味。
“这便解释了,为何臣愈靠近王城,这心口就疼得愈发厉害了。”






陵光红了耳尖,闭了口,悄悄紧了紧相执的手。这人……以前怎么没发觉这嘴皮子跟摸了油似的。诉完相思,该论国事,公孙钤执着陵光的手,引他来看钧天舆图。






“王上,您听说过捕蛇吗?”
“捕蛇?”






“骆珉,你捕过蛇吗?”仲堃仪抬眼看向立于他案前的青年。
骆珉心下一动,回答道:“学生不甚了解,还望先生指点。”
“捕蛇讲究‘慢’、‘轻’、‘细’、‘稳’。”
“所谓‘慢’便是徐徐图之,捕蛇忌讳急功近利。”






“蛇可谓狡猾,倘若一心速求,便中了蛇的计。所幸这一步王上已经做到了。”
陵光知道,公孙钤所指的是坟茔被毁一事。按公孙钤的说法,若是陵光急于追查真凶,而分散对国事的注意力,便首先中招了。






“二者为‘轻’,即放轻脚步,不动声色。”仲堃仪站起身来,一面毫无声响地踱步,一面观察骆珉的神情。骆珉的心弦绷得紧紧的,目不转睛,竖耳细听。
“三者为‘细’,捕蛇者皆有一双敏锐的眼,正所谓蛇打七寸,前提是要找到七寸所在。”






“因七寸乃脊梁之要害,故需先避开毒牙。”公孙钤从遖宿的国土方位上用手绕开,向北偏移。






“最后一步便是‘稳’,其义包含胆子大,动作快,手要稳。”仲堃仪一面说着,一面用手做了一个抓物握拳的动作。骆珉似乎顿悟了,伸出手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






“至于七寸何在?”公孙钤微转身来,与陵光视线相交。
“王上现下可有眉目?”
陵光双目瞬间清明,直指西北方位。
“天权!”
公孙钤轻笑,“天权与天璇皆是中垣正统,他不帮自己人,难道还要帮着外人吗?”
“可是有慕容离……”陵光话说一半便戛然而止。
“所以我们能想到的,慕容离怎会想不到呢?”






“先生一席话真是令人茅塞顿开,学生今日受教了。”
仲堃仪满意地点头道:“你跟在我身边时间最长,学得最多,知道该怎么做。”
“学生明白。”骆珉随即又想到了什么。
“那艮师弟……”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想做什么就看他自己造化了,只是有一点。”
仲堃仪微眯双眼,似乎就是一条蛇。
“别再让我发现他那些个歪门邪道!”






“王上,您怎么看待艮先生?”公孙钤回想起艮墨池于朝堂之上的言语,思绪万千。
“艮墨池此人……”陵光想到他,便摇了摇头,“虽是仲君学生,然……若要委以重任,恐怕还不是时候。”
陵光注意到公孙钤的神色不对,忙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公孙钤向陵光舒展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
比起《美好》,这篇是越来越难写了……一堆的bug,直接第二季粉碎了😂😂😂写完这篇,我估计不打算再跟着第二季跑了……第二季本身就是个笑话啊喂!天璇神一般的崛起,没几集就灭了😂😂😂exm?这叫我怎么写……全靠瞎吹😂😂😂陵光啊陵光,你这是还没飞出个10米就紧急迫降了啊hhhhhhhhhhh这速度……
顺便,我就喜欢黑莲花阿离,我当初入圈就是因为在一堆白莲花碧池中,阿离简直清流啊!干嘛洗白?我又不是玛丽苏之光,带你光芒万丈😂😂😂

行吧,反正对于第二季副相踢了棺材板就是bug了,你们就当我是终极大bug吧😂😂😂带你一路向西直奔天涯hhhhhhhhhhh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