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蝴蝶梦(上)

大家好,我是被人追着开车的棠奚溪……然而我没有驾照,我怕翻车,不想开,可是无良的某墨非逼着我开车,还威胁我😭😭😭所以执手又断更了……看到没有,就是阿墨的锅!都是她嘤嘤嘤嘤嘤嘤~

所以写个短篇缓缓😂😂😂看题目,你觉得又是谁的手笔呢?
——————————————————————————————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小小少年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晃荡着两条小腿,俯视着站在树下身着一袭湛蓝与素白渐变深衣的青年。

青年闻声抬头望去,因为他生得高挑,少年一眼便望见他眼中的倒影,似是一个模糊的人影。真的是一双清潭般眸子,少年都看得忘记说话了。蓝衣青年眨眨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仰望着正出神的少年。待少年回神,却见青年还一动不动,有些不快,可心底却还有些回味那对清澈无比的眼眸。

“你不回答,我就喊人了!”少年一边说着一边还伸长了脖子往下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倾。



树杈上本就坐得不大稳,还不老实地乱动,这实在是危险。等到少年反应过来,他已是整个人脱离了树杈,吓得只来得及“啊”的一声大叫,闭上眼等着摔得嘴啃泥。然他没有与大地亲密接触,反而只觉得落入了温热一片,心有余悸地一点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数朵蓝色徘徊花,开在素白的衣襟上,十分雅致。一只手摸上他的后脑,小心翼翼地安抚着。


“吓坏了吧,以后不要再坐在那么高的树上了,”青年的声音极为温和,如同他的怀抱一般令人安心。


少年已经不再害怕了,他微微拉开一点与青年的距离,看着青年那双害他摔下树的“罪魁祸首”。清潭倒映着的人影也是一个小小少年,和他一模一样。


“你是谁?”少年又问一遍,已经没有之前那种质问的语气,仅剩满满的好奇。


青年仍旧像没有听见一样,只是微微低垂了眼,唇角略微扬起,又拂了拂少年的后脑,动作轻柔得像爱惜自己的珍宝。

“唔,你救了我,那我勉为其难的告诉你我的名字,作为交换,你也得告诉我你的名字。”一个肯定的语句,可见少年向来自己拿主意习惯了。

“好。”青年答应了。


“陵光,我叫陵光。”少年一本正经地开口,对自己的名字似乎很是得意。

“我知道。”青年笑了,温暖和煦得像春光。

“该你了,你到底是谁?”少年没有纠结青年为何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只想知道青年的来历。

“在下,公孙钤。”青年靠近少年的耳边,带着温热的呼吸说道,少年只觉得耳畔又热又痒。


“公子!”远处传来另一个少年的声音,名叫陵光的少年认得。


“裘振!”陵光在青年怀里挣扎着要下来,青年只好将他放下来。陵光迅速向那唤作裘振的少年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就见到了迎面跑来的裘振。


“裘振快来,我给你介绍个人。”说罢,不顾气喘吁吁的裘振还没开口说上两句,拽着他就往回跑。



待两个少年跑到那棵树下时,那一袭蓝衣的青年已不见了人影,却只见到不知何时飞来的一只蓝色蝴蝶。


“奇怪,他什么时候走的?”陵光一头雾水地问落在他指尖的蝴蝶。

蓝蝴蝶朝陵光扇动了两下翅膀后,飞走了。

————————————————————————————
庄生晓梦迷蝴蝶~时间旅行者梗😂😂😂副相有不正常了……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