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蝴蝶梦(中)

我提醒过你们了,时间旅行者梗(虽然有点跑偏了😂😂😂)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

————————————————————————————
陵光有一位忘年交唤作公孙钤,他似乎不是个人……他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了,又时常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每当蓝蝴蝶出现,公孙钤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陵光从原本的愕然到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交往方式,每次公孙钤出现,陵光都已是长了一岁,但公孙钤从来没有变过,一如初见。


“公孙,你有喜欢的人吗?”十二岁的陵光坐在公孙钤给他扎的秋千上,一边荡秋千一边问着身后给他推秋千的公孙钤。


公孙钤听闻,停下了推秋千的动作,看着双瞳剪水的陵光,认真地回答道:“有。”

陵光突然垂了眼,声音闷闷的:“他是不是很好看。”

公孙钤笑得一脸灿烂:“好看,国色天香。”

陵光不开心了,直接跳下了秋千,圆圆小脸上写满了对公孙钤的不满。公孙钤见状急忙拦下要赌气跑掉的小小少年。

“怎么了,生气了?”公孙钤抚着陵光的小脑袋,像安抚一只闹了变扭的小猫儿。


“没有!”气鼓鼓的小少年一口否定,忽闪着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看着惹人怜。

“还说没有,金豆豆都快下来了。”公孙钤看他气呼呼的像个小包子,可爱得不行,忍不住轻轻捏捏他的小脸,逗逗他。

陵光小脸一皱,金豆豆真的不值钱的往下落,公孙钤知道玩笑开大了,急忙哄着。陵光的金豆豆落到了公孙钤的衣襟上,滚到蓝色的花瓣上不见了,公孙钤轻拍着陵光后背,帮抽抽噎噎的他顺气。


“到底怎么了,不能和我说说吗?”公孙钤用指腹擦着陵光脸上的泪痕,清澈见底的眼眸里倒映着泪流满面的小少年。


“我……我以为等我长大了……你可以喜欢我的……”陵光小手抚摸着被他眼泪打湿的徘徊花,可怜兮兮地说道。



公孙钤有喜欢的人了,长得还好看……十二岁的少年对风花雪月接触不多,正是一知半解的年纪。他从没有问过公孙钤喜不喜欢他,只觉得公孙钤有了喜欢的人,就不会喜欢他了。


公孙钤听他这么一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垂眼思虑片刻后,扬起笑来说道:“我怎么会不喜欢陵光,陵光这么好看。”


“那我和他谁好看?”


“你会喜欢他的。”公孙钤没有直接回答他。


“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陵光不说话了,暗暗想着日后一定要比“他”还要好看,还要优秀。


公孙钤来了又走,蓝蝴蝶飞了又去。


陵光十五岁那年,公孙钤来了,带着送给他的生辰礼。

陵光把玩着发绳尾端系着的孔雀翎,一双招人的桃花美眸含笑看着公孙钤。公孙钤永远是不及而立之年的容貌,丰神俊朗,玉一般的人儿。


才子佳人,天生一对。


陵光说他长大了,想送公孙钤一样礼物,要公孙钤闭上眼。公孙钤刚闭上了眼,就觉唇上一片湿润,猛地睁开了眼,一眼望进陵光的眼底。陵光的眼中映着一个如玉君子,公孙钤的眼中映着的不再是那个小小少年,而是他的国色天香。



十七岁那年,公孙钤没来,蓝蝴蝶也没再出现;十八岁,公孙钤也没来;十九岁,还是没来……


陵光及冠了,他回到了那棵高高的树杈上,晃着两条腿,坐了许久,时不时望着树下。


“再不来,我就掉下去了,没人接着我,我会摔伤的。”


说完,身子往前倾,整个人脱离了树杈。耳边拂过一阵风,身体落入了温热的怀抱。欣喜若狂的陵光很快睁开了眼,熟悉的蓝色徘徊花栩栩如生。


“为什么做傻事!”公孙钤带着怒气,陵光却不在意这些。


“你不来,我只能这样,我知道你肯定会接着我的。”


公孙钤叹气,抚着陵光的后脑,心有余悸。

“以后不许再这样!”

“这些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见我?”陵光注意到公孙钤似乎憔悴了许多。

“陵光,我要走了。”公孙钤眼睛一眨也不眨,似是要把他永远映在眼中。


“走?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回来?”陵光预感不妙。

公孙钤笑得无奈又释然,他纵有万般不舍,也难逃天命所归。

“我该回到我的时间了,以后自己坚强一点,别再太过任性了。”

公孙钤说完放开了陵光,眼中满满都是陵光的身影。陵光被公孙钤的话吓到了,拽着公孙钤的衣袖不放。


“怎么回事,什么时间?你给我解释清楚!”

“陵光,你不觉得奇怪吗?关于我,你没有疑惑过什么吗?”


奇怪?疑惑?是了,公孙钤浑身都是谜,他究竟从哪儿来?是什么人?为何来去自如?为何不曾变老?


这些陵光都不知道,他也没开口问过。其实对陵光而言,公孙钤是什么,他并不太看重——少年都是这样,爱得如此简单,轻而易举就轰轰烈烈。但也只有少年的爱如此单纯,不夹杂过多的目的。



公孙钤有些想哭,可他没有眼泪流出来。他已经在另一个时间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他知道了自己为何不曾老去,只因他的时光永远凝固在了他二十有余的年岁……一盏掺了东西清茶;一场荒唐的友谊;一局至死不曾等到的君臣间的手谈……今天不出意外是他最后一次和少年陵光的相逢。

————————————————————————————
明显奚溪的手笔,副相到她手里就没正常过😂😂😂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