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蝴蝶梦(下)

不好了,公孙副相变成蝴蝶飞走了~飞走了~飞走了~

不好了,王上变成蝴蝶飞走了~飞走了~飞走了~

结局可能你们都想不到😂😂😂

————————————————————————————
“陵光,你见过蓝色的蝴蝶吗?”

“见过。”陵光知道公孙钤指的是哪只蝴蝶。

“蓝蝴蝶是逆风飞行的,你可知是何原因?”


陵光摇摇头,他越来越觉得公孙钤是在和他道别,道永别。纤纤玉手紧紧攥着湛蓝的衣袖,把握着一丝微弱的希望。他很害怕,比摔下树还要害怕。他的另一只手附上公孙钤的衣襟,那里开着永不凋谢的蓝色徘徊花,和公孙钤一同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少年梦,烙下了永久印记。可是现在,公孙钤要将它抹去了……


公孙钤恋恋不舍地抚着陵光的后脑,望进陵光眼底,像安抚孩童时的他一般。


“蝴蝶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去寻找他念念不忘之人,即便逆风而行,也要到他身边去。”


“陵光,我就是那只逆风的蝴蝶,而你是我心心念念之人。”


“勿要过于悲伤,离别后我还会去找你,即使跋山涉水、天涯海角;即使顶着风暴,我也会飞到你身边……”


公孙钤说完,略微低头轻吻陵光的唇,陵光闭着眼,眼泪划过脸庞,落在唇边,成了一枚咸湿的吻。唇上的触感逐渐消失,陵光睁开泪水朦胧的双眼看着公孙钤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随后散作一团光点,随风而起,逐渐化作了一只蓝色的蝴蝶,蝶翼上撒着金粉。蝴蝶绕着陵光飞了两圈,蝶翼的金粉撒在了陵光衣里与发间,最后蝴蝶在陵光的头顶上空盘旋了两圈,缓缓飞向了远方……树下再也没有了蓝衣的温润君子,只余下那正在做梦的少年。他会苏醒过来,他将不再记得他年少的一场关于蓝色蝴蝶的美梦,梦里没有站在树下接他的蓝衣青年,也没有那开在青年衣襟上的蓝色徘徊花……



直到多年后,天璇最南的方向的淮西,一位同样喜着湛蓝与素白渐变深衣的没落世家子,带着重振门楣的信念,踏上去往天璇王城的路,开启他的这一生……





“大人啊,不是我们嫌您的赏钱少,只是……这公孙副相的坟……实在不好挖啊,我们虽说是干这下三滥勾当的,迟早是断子绝孙,可我们一向是盗恶霸奸臣的墓,这这这……忠良的国士墓……可从来没盗过啊。”几个盗墓贼对着“天璇副相公孙钤”几个大字实在难以下手。

雇佣这伙盗墓贼的主谋艮墨池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夺了其中一个盗墓贼手中的洛阳铲,一口气戳进了碑前的土地里,力道大得把一伙盗墓贼都镇住了。

“各位既已到了这一步了,岂能半途而废呢?大家都清楚,即便现在中途返回也已经晚了,搞不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倒不如一口气走到底。我答应你们,这墓中的宝物你们都可以拿走,我除了棺中的尸身,分文不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盗墓贼们仔细一想,也是,就这么放弃了,啥好处都没捞着,实在不甘心。横竖都是断子绝孙了,盗谁的墓不是盗啊。这么想着,一群人就铆足了力气干。

艮墨池冷眼站在一旁看着。呵,人道国士无双的公孙副相,到头来还不是落了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公孙副相,这可怨不得我,要怨,就怨你那有眼无珠的天璇王!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劳烦借公孙副相的遗躯一用,好让我另寻明主。



盗墓贼效率极高,不出许久,便挖出了公孙钤棺墩。棺木的质地极好,可见陵光对公孙钤之重视。艮墨池愈想火愈大,忍不住亲自上前撬开棺盖。就在撬开最后一枚钉子时,棺内开始传出剧烈的敲打声!一众盗墓贼被吓得直呼“起尸了!”随后便是“砰”地一声巨响,棺盖腾空翻起,尘土飞扬,迷得众人睁不开眼。


艮墨池用衣袖挥散飞扬的尘土,恰好看见一只蓝色蝴蝶从棺中飞出,片刻不见了踪影。再看棺中,哪里还有公孙钤的尸身?躺在棺中的不过一件半旧不新的蓝白渐变的深衣,衣襟上绣有蓝色的徘徊花。


“公孙副相羽化升天了!”盗墓贼们纷纷朝着方才蓝蝴蝶飞走的方向下跪。



没有盗得公孙钤遗躯的艮墨池并没有就此死心,聪明人不可能这么容易被难住,他仅凭一件旧衣也成功联合遖宿将那对他不赏识的天璇王给气了个半死,急火攻心,一口鲜血溅在了他爱卿的旧衣衣襟处,蓝色徘徊花沾染了鲜血的红,十分扎眼。

谁也没有注意到夜里一只蓝色的蝴蝶飞进了陵光的帐中,落在昏睡的人的唇上,蝶翼一开一合。陵光渐渐苏醒过来,他十分惊讶,毕竟这个时节是不可能还会有蝴蝶的。蝴蝶于陵光眼前盘旋着,少顷,又飞到陵光的案上,落在了那件沾染了早已干涸的血迹的深衣上,落在被血沾染的徘徊花上,蝶翼放慢了扇动。 陵光看着这一有灵性的蝶,看了许久,心有灵犀般开口道:


“公孙,是你吗?”


蝴蝶随即飞到了陵光眼前,陵光伸出手,让其落在自己的手指上。蓝蝴蝶的蝶翼一开一合,触须轻颤,似是在与陵光道一声久别重逢。陵光泪眼迷茫,一滴泪落在了蝶翼上。


“你回来了……”


陵光用手指轻触蝴蝶的触须,露出久违的笑。真好,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你一眼。


“公孙,我们没有退路了,这仗不得不打了。”


无奈地对着化为蓝蝶的公孙钤说到。明知此战凶多吉少,但还是要打,这是天璇的尊严所在——只有战死的兵,没有跪生的民!


“你呢,你怎么想的?”陵光问道。


蝴蝶缓缓扇动翅膀,贴着陵光的脸庞飞舞着,随后飞到了陵光的铠甲上。

“你是要和我一起吗?”


蝴蝶飞回了陵光身边,落在了陵光肩上,陵光了然,翻出了一个竹编的容器,竹条之间有着可透气的空隙。陵光打开了容器,蓝蝶默契地飞了进去。



陵光带着装蝴蝶的容器上了战场,没有人发觉陵光身上多出来的一物。甚至当利箭穿透他的身躯时,也没有人发觉。就在准备收拾天璇王尸身之时,只见天璇王的铠甲内飞出一道闪光,还得等他们看清,就忽然一阵风吹灭了在场所有的火炬,一片漆黑,人脸都看不清。待到重新点燃火炬时,天璇王的尸身却消失了!怎么找也找不着。


没有人看到一蓝一紫两只蝴蝶,在夜色中双双飞去……



历史沉淀于岁月的长河中,很多事都会被遗忘,被掩盖。千百年后今天,需要有新的一代书写。


夜晚尚未入眠的赵志伟,刚洗漱完准备就睡了,人都已经躺上床了,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进来的蛾子给吓了一跳。仔细一瞧,哪里是蛾子,分明是只蝴蝶,别说,这蝴蝶还挺好看的,紫色的。蝴蝶还能飞到这儿来,啧,奇了。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见这蝴蝶在他眼前飞啊飞的,随后飞向了紧闭的窗户。赵志伟看它是想出去了,便走过去拉开了玻璃窗,蝴蝶飞出了窗户,却不是往上飞,反而向下飞。赵志伟的视线随着蝴蝶向下望去,结果一眼看见了楼下的人影,似乎是自己的同事。


要不,下去接一下?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已付出了行动。套了外套,穿上鞋,拎上钥匙,匆匆下了公司宿舍楼。而此时走到宿舍楼下的吕鋆峰,也被一只蓝蝴蝶吸引,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脚步,看着主动落在自己手上的蓝蝴蝶,随后就见从楼上飞下来另一只蝴蝶,是一只紫色的。两只蝴蝶见到彼此,便纠缠在了一起,让吕鋆峰想起梁祝。不会也是一对化蝶的梁祝吧?吕鋆峰脑洞大开,没注意到已经下了楼的赵志伟。


赵志伟见到吕鋆峰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帅的男孩子,好像那种阳光的校园男孩。


见到下楼来接他的赵志伟,吕鋆峰也对他生出了好感,毕竟身在异乡是很需要朋友的。

“你好,初次见面,赵志伟。”

“初次见面,吕鋆峰。”


两人有说有笑地上了楼,而那两只不知所踪的蝴蝶此时正息在同一树枝上,喃喃细语。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END
——————————————————————————————

时间旅行者其实是个周而复始,但是结局我用了执峰,就是表明,新陈代谢,与千万年之后我会与你重新相识。

比起《银杏书》这一篇更像鸳鸯蝴蝶派,因为这篇就是单纯的爱情故事。李碧华曾说过:千万人之中只有一对化蝶的梁祝。

故事有千千万万个版本,但万变不离其宗,主角永远是他们。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