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陵光】魂牵梦绕 1

一天八节课什么感觉?答案是上课悬梁刺骨,回家倒头就睡……谁让我这学期有一堆证要考……下周实习不上课,勉强有时间写文😭😭😭

之前的陵侯爷梗~

注意:本人大写的洁癖,没看到结局之前请勿随意揣测拆cp行为,注意我的个人简介。陵侯爷外貌人设来自第二季的陵光,性格自拟……我实在受不了第二季的陵光智商掉线……
————————————————————————————
“王兄许久未见,别来无恙。”陵光说着客套话,眼神毫无波动。


对着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他竟生不出多少好感。恰巧这张脸上的笑也不带善意,反而是大写的讽刺。


“见与不见,说来也没什么意思,毕竟……”说话之人故作玄虚,似是无意地撇了一眼陵光。


“同一张脸也没什么看头,若说想念我这个兄弟,王上照照镜子即可。”说罢,借饮茶之势掩去嘴角的冷笑。


天璇两个侯爷,除了焸栎侯,还有一个陵侯爷。陵侯爷与焸栎侯不同,焸栎侯与陵光是堂兄弟,属于同宗。而陵侯爷与陵光不仅是同宗,还是同胞,准确点就是一奶同胞。更有意思的是,这两人不仅是同胞兄弟,还是一对双生。同胞兄弟合该亲近才是,毕竟从怀胎十月到瓜熟蒂落,两人都是同进同出。分享同一个胞宫,于同一天降于人世,甚至分享同样的容貌。先王在世时,喊错人是常有的事,唯独临了传位倒是没弄混。


两人长得十分相似,唯有衣着打扮不同——陵光着藕白色深衣,晚霞紫朱雀刺绣缎包边,同色的腰封束着他的纤纤细腰,外罩丁香色丝罗罩衣。脸色略显苍白,唯有唇上带有少许桃红,眉眼未画,天然淡雅。陵侯爷则是一身的牡丹底色的暗纹妆花锦,纹样繁密,用了两种紫色织出,布满了衣襟和下裳,华丽而亮眼。他比陵光多施了少许粉黛,眉目精致,眼尾红衬得肤色白皙,精致艳丽。

两个都是美人,咋一看,仿佛是同一个美人演绎的“淡妆浓抹总相宜”。可惜的是,出生帝王家,兄弟便是尴尬的关系。这兄弟二人鲜有往来,今日难得走动,话不过三句便显得尴尬。


“王兄此言差矣,孤王若是不想念王兄,何苦劳烦王兄,我们本就是一母同胞,多走动走动有何不好?”

呵,装,接着装。

“如此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请王上恕罪。”陵侯爷低着头不让陵光看到他眼中的寒意。

“罢了。”陵光摆了摆袖,似是风轻云淡。

各怀心事,表面文章却也要做足,陵侯爷一直待到酉时三刻才离宫。

“听闻王兄近日得了佳人,还没恭喜王兄呢。”

“的确是佳人,不过他身体不佳,不宜见客。”

“听闻王兄待他如珠如宝,惹人羡煞。”

“不敢当,讨我喜欢的人不多,他勉强算一个罢了。”

……

一番看似调侃,却着实令陵侯爷犹如与陵光打太极。


“侯爷。”回府的陵侯爷一脚刚踏进门槛,就见府上管事快步走来。

“怎么样?”陵侯爷满眼都是紧张。

“醒过来了。”

陵侯爷一听,顾不得换衣,急匆匆就往卧房赶。赶到门前又觉得自己太急,怕惊扰到房中之人,控制自己放轻了脚步才推门进去。床上之人轻微动了动,似乎想下床来,陵侯爷一个箭步上前阻止了他。

“下官公孙钤……见过侯爷。”

陵侯爷让其躺回床上,自己坐在床边上,帮公孙钤将衾被往上拉了拉。

“你可还好?”

“下官……多谢侯爷救命之恩。”


陵侯爷看着他几乎没有血色的面容,叹了口气。

“你现在先把身体养好,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敢问侯爷……”公孙钤的嗓音还有些沙哑,听上去声音浑浊。

陵侯爷这才想起公孙钤应是渴了,急忙倒了水,扶他直起上半身,将水递到他唇边。

“多谢侯爷……”公孙钤自己接过了茶盏饮下水,喝得有些急。


“你慢点。”陵侯爷帮他拍着背。

“敢问侯爷……何时?”

陵侯爷张了张嘴,看着公孙钤眼睛,缓缓开口道。

“十天前……天璇副相公孙钤过世……于三天前下葬。”

公孙钤手中的茶盏落地,碎成几片。

————————————————————————————

双生光和公孙的大三角😂这三角称呼能不能这么写啊……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