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陵光】魂牵梦绕 5

这章爆字数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双生光怼起来了😂😂😂

忘记说了,下章神反转,你们可能要被我吓到了😂😂😂
——————————————————————————————

“这么急着见本侯,是出什么问题了?莫不是你真玩过火了?”陵侯爷依旧折腾着那株花叶所剩无几的醉芙蓉。

“属下觉得……王上并不相信我会是裘将军。”顾十安看着那株缺花少叶的醉芙蓉,很不舒服。

“你本来就不是,别告诉本侯你是李代桃僵玩上瘾了。”陵侯爷毫不留情地又扯下一片叶子。

“属下自然不敢,只是……”

“你是不是裘振根本不重要,关键是看有没有人信。”陵侯爷说完便笑了起来。

“再假的谎言,只要有人相信,那就会变成真的。”

“何况……有的人不就愿意装睡吗?”

陵侯爷突然抄起剪子,剪掉了最大的一片叶,一株醉芙蓉只剩下几片还稚嫩的小叶子。

真是个疯子……

顾十安霎时感到毛骨悚然,回想眼前这个人曾亲手在自己腹部捅了一刀,那个场景……至今想来,腹部都在作痛。

“对不住了,为了给他个合适的理由,先委屈你了。”

陵侯爷握着一把短剑,一下子捅进顾十安的腹部,巧妙地避开了要害。温热的血溅了他一手,衣袖也沾染上了,精致的妆花缎衣料算是毁了,可他一点都不心疼。口上说着抱歉,眼神却冰冷无比。

“没有什么事就回去吧,我这府中可热闹得很,万一暴露了,我可不会保你。”陵侯爷一句话就给顾十安下了逐客令,随后不再看他。

顾十安走后,陵侯爷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去看公孙钤。他这次换了一身素白深衣,外加一件缠枝莲纹包边海棠红罩衣,依旧是带红妆示人。身上这件罩衣同公孙钤长穿的龙纹包边蓝丝罗罩衣款式相同,除去颜色不同,剪裁和走线基本一模一样。

陵侯爷虽与陵光容貌相同,却偏爱画红妆,虽说红妆美艳,但如此一来却是将天然的灵气遮掉了三分。这样的容貌实则如同陵光一般淡妆便是极美,天生丽质,本就无需画蛇添足,可陵侯爷却是固执。待他收拾出一个完美的笑脸准备去敲公孙的门时,就接到了宫中的传召。被扫了兴的陵侯爷,瞬间垮了脸,尽可能礼貌地接了旨。

“王上是又想我了吗?”陵侯爷对着陵光微微扬起唇角。

啧,上回还是好茶相奉呢,这回连杯清水都没有。

“孤王自然是想念王兄了,怕与王兄太过疏远,毕竟……王兄也很寂寞不是吗?”陵光直直的盯着陵侯爷,像是要把他看穿。

“我寂不寂寞,王上还不清楚吗?”陵侯爷也不甘示弱地看回去。

“我日日有佳人相伴,过得不要太充实。”

“只怕你的佳人对你是礼不可废吧。”陵光冷笑一声。

“是,可我喜欢,再木讷也是我喜欢的,货真价实的,不比某些人……”

“宁可睁着眼睛装瞎,也不愿意接受真实的存在。”陵侯爷说罢忍不住肆意大笑。

陵光听着这刺耳的笑声,气得拍案而起,浑身发抖。

“你到底把他藏哪儿了!”陵光双眼通红,只瞪着陵侯爷。

“顾十安没完全告诉你吗?啧,他这个替身真不称职,真是白费我捅他一刀了。”

“呵,看来王兄是自由惯了,忘了欺君之罪是可是死罪。”陵光眼神变得狠厉无比,仿佛立刻就要将眼前这个顶着和自己同一张脸的人送上刑场。

“王上此言差矣,顾十安是我送的,可欺君的……”

“是王上自己啊。”

————————————————————————————
陵侯爷就是个大写的毒唯啊😂😂😂男人是过冬的衣服,兄弟是钱串子的手足hhhhhhhhhhh

我是不是放飞自我了……能感受到我对第二季的怨气吗?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