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雨纷纷

清明发刀了吗?发了……
——————————————————————————————

每年清明,祭祖扫墓,这是流传下来的规矩。清明时节雨纷纷,每年的清明,外出都不免要撑伞,春衫外还要加衣,以免春寒侵体。公孙钤其实不大喜欢雨天,雨天总是令人感到压抑,尤其是在清明时节。少时不更事,曾问过家中长辈,为何清明时节总是雨天,他得到的答案多是天意提醒尚在人世的亲人,勿要忘却故人,亦说是帮人清洗墓碑的积灰。

已故之人总会被记得,被怀念,但人终归是回不来了。公孙钤父亲过世之时,他作为嫡子,亲手钉上了棺盖,最后一颗钉子落下后,他才真的知晓阴阳永隔的滋味……清明雨只能洗去墓碑上的积灰,洗不掉人心上的疤。

我去了以后,你会记得我吗?公孙钤内心悄悄问陵光,陵光不会读心,自然听不到。公孙钤已经二十有六了,家中长辈多数都已不在,小辈也没有几个,而他还是未婚……人都有一死,与年岁无关,是以丞相曾有意无意提醒他该成家了,怕的就是日后连个帮忙扫墓的人都没有。

“王上,下雨了,当心着凉。”

罢了,还是别记得了,已故之人何必再为难活着的人……他为陵光打开了手中的青竹伞,帮陵光挡住了一片雨。陵光看了他许久,他也撑伞站了许久,久到二月兰都被雨冲掉了两片花瓣,陵光才迈出第一脚,公孙钤跟着陵光的脚步,将手中的伞朝着陵光那边偏。

“孤王一点也不喜欢下雨。”陵光突然说道。

“都说雨后初霁,可是没了的……终究是没了……”

公孙钤一句话也接不上。

“公孙,你说……这雨什么时候下完?”陵光看着雨幕问身边人。

“王上,雨终是会停的。”公孙钤这样说道。

“那……你还会来吗?”陵光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公孙钤的眼睛。

公孙钤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陵光打断了。

“我知道,以你的性子,只会躲着我……”陵光的语气突然伤感起来。

“王上,雨停了,”公孙钤看着天边若隐若现的太阳,收了伞,不敢看陵光的眼睛。

“公孙……”

“王上,微臣走了,您多保重。”公孙钤转身离去,背对着陵光,藏起了自己满眼的不舍,陵光只能看见他挺直的背影一点一点远去。

“公孙钤!”陵光用尽了力气喊着远去之人的名字,可人还是走远了。

雨停了,陵光的泪落了下来……风乍起,吹开了乌云,阳光透过缝隙撒在陵光的面上。

“王上,切勿着凉了。”公孙钤的声音在陵光耳边传来。

一件天蓝衣袍自陵光的背后披上了他的肩,陵光心下一惊,缓缓转身,只见本该离去的人又回到了自己身边,不再顾忌,毫不犹豫地将人抱住。

已故之人不该再为难活着的人,可我还是不舍……

公孙钤拥着陵光,拂着他的卷发。

且当我私心一场吧……


雨过天晴,睡梦中还挂着泪的陵光突然扬起了唇角。他身上还裹着公孙钤的衣袍,手中攥着一束干枯的二月兰,那是从公孙钤的坟前开出的。

——————————————————————————————

简单来说就是公孙本想让陵光放下自己的,然而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其实我也舍不得公孙😭😭😭😭😭😭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