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长亭怨(第二章)

本文cp:钤光,执离,啟裘。

本人大洁癖!!!坚决不拆!!!不适者请退出!

灵感来自《拥王者的女儿》,人物设定自拟,ooc警告!生子警告!人物无白莲花警告!

夺位风云,兄弟相杀,利益化婚姻。

顶风作案😂😂😂 你们不吱一声,对得起我吗!!!

还不说爱我 【滚
——————————————————————————

浮玉山在瑶光,是瑶光最高的山,山上可以看到瑶光最美的风景。整个钧天最好的水土就是瑶光和淮西,因为那里养育出了慕容氏和公孙氏。淮西出才子,瑶光出佳人——这是民间常说的顺口溜。

陵光的纤纤指轻撩起帷裳的一角,窥得一方秀丽景色。另一车内的执明却是昏昏欲睡,车轴撵着崎岖的山路,也没能把他颠簸清醒。陵光收回了撩帷裳的手,转而看向手中的一个锦囊,锦囊是太后交与他的,执明也有一个。太后让他们二人去浮玉山的长宁寺,将这两个锦囊交与一位唤作净海的师父,说会有东西送与他们,路上切忌私自拆开看。

“出家人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不会是佛经吧?噫,我可一个字都看不懂。”执明一向不喜太过深奥的事物。

“你这孩子真是……反正不会是你讨厌的。”太后对执明实在无话可说。

瑶光不久前下过雨,空气清新,执明下车后伸了个腰,吸了两口空气,浑身舒爽。陵光想起寺院修筑在山上最清静之处,似是无意惹人注目,也不知太后为何对其情有独钟。

“本……本人记得长宁寺里面供着孔雀大明王。孔雀大明王是神魔同体,孔雀生性本恶,吞噬佛祖,佛祖只得破其背而出。佛祖咽不下这口气,却不得不顾念孔雀父母凤凰出世,最后只能封为‘孔雀大明王’。”执明像倒豆子一般吊起了书袋子。

“呵,想不到,你还知道这个,你不是一向不喜这些吗?”陵光倒是惊讶于执明的知识量。

“我只是不信佛罢了,可不意味着我不爱听故事啊。”执明一脸得意地朝陵光挑了一下眉。

陵光与执明实则皆不是吃斋念佛之人,故而直接表明了自己来找净海之意。寺院住持请两人稍作等待,并奉上了茶水。执明闻了闻茶香,喜上眉梢。

“想不到在这里还能喝到这么好的茶。”

“你鼻子一向灵敏。”陵光浅尝清茶,只觉入口发苦,有些皱眉,待苦味过后,又回味甘甜,清甜绕于舌尖,久久不散。

先苦后甜吗?倒真像佛家人的风骨。

一盏茶后,净海来了,怀中还有几卷卷轴。三人施了礼,净海便坐于陵光与执明对面,陵光和执明同时拿出了锦囊交与净海并说明来意。净海取之,先解开了陵光的锦囊,锦囊中有一小卷纸条且写有字,由于纸条不透光,陵光的角度看不见上面写着什么。净海看完后没有说话,只是不慌不忙地将纸条重新卷起,收入锦囊。净海接着解了执明的锦囊,里面同样有一卷不透光的纸条,净海看完依然面色沉稳,看不出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我说这位大师,您倒是说说上面写了些什么内容啊。”执明实在压不住满脑的好奇。

“这位施主。”净海收起了两个锦囊,双手合一道。

“佛曰:‘不可说。’”

“哎……”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种回答,执明却还是感到扫兴。

“敢问大师,听闻大师有东西要赠予我二人,不知是何物。”陵光行礼道。

净海回了一礼,随即从身侧的卷轴中挑选出两卷,轻轻放于案桌上。

“请两位施主,自选一幅字画。”

两幅字画上未写画师的字号,只是分别系有一红一蓝的彩绳,从此之外再无特别之处。

“那,兄长先请。”执明对陵光做出一副“孔融让梨”的姿态。

陵光也不和他客气,直径取了系了蓝绳的那一幅。

“二哥不是喜欢鲜艳的颜色吗?”执明拿起了系红绳的字画。

“蓝色看着心静。”陵光动作轻柔地将画卷缓缓展开。

画卷上朱红一片,定睛一看,竟是一只朱雀跃然纸上。朱雀绘制得栩栩如生,连羽翼上的羽片都清晰可见,仿佛顷刻间将要从画卷中飞出!然细看下来,却又发觉此画有残缺……再一看,原来是画师未给朱雀点睛,朱雀少了些许神威。

“朱雀未点睛,莫不是怕点了睛,便会飞走?”陵光看着手中和朱雀图,自言自语道。

卷上无题字,亦无盖印,如此便不知画作出自谁手了。

“故作玄虚。”执明看了一眼陵光手中的画,垂眼解起自己手中的那一幅。

执明所得的是一朵花,一朵昙花。花瓣舒展,却无绿叶衬托,甚至没有花蕊——这是一朵空心昙花。

“这画……好生惆怅……”执明似乎被画感染了,语气不似原本的欢快。

“何出此言?”陵光仔细看了看执明手中的画。

“花开不见叶,可不就是独身一人。花瓣舒展却无花芯,可不就无心无情……”

执明语气沉重,陵光却是一声轻笑。

“这花画得着实不够细致,甚至有些粗糙,你且看这处的花瓣,竟然还沾染了杂色。”陵光指着一处沾了朱砂红的昙花花瓣给执明看。

“反正这画看着让人难过,还是收起来为好。”执明卷起画卷,用红绳缠好。

“让你难过你还要?”

“这画不简单。”

“我看是你想多了,指不定是这画师随手画的瑕疵品罢了。”陵光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有疑惑。

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给人一幅瑕疵画作呢?再者,瑕疵品又怎会被人拿上台面?

净海离开了,陵光和执明也出了长宁寺。陵光想独自看看浮玉山的风景,便和执明约好山下见,让随从同执明一道下山,自己在山上慢慢逛着。陵光漫步于山间,山中的空气带着雨水混合泥土的味道,闻着让陵光很放松,以至于他没注意到雨滴落在了他头上,他还误以为是树叶上的露水。待他反应过来时,雨滴已经变密了,他下意识伸手挡了头。就在他准备找地方躲雨时,突然感觉头顶上的雨停了,但雨实则还在下。

“谁!”陵光猛地一转身,藏在袖中的匕首半出鞘。

“让公子受惊了,在下只是路过,见公子没带伞……失礼了。”

为陵光撑伞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比八尺的陵光还高出半个头。男子看着年岁不大,着白衣蓝裳,微微低头向陵光赔礼。陵光收了匕首,示意无碍,男子这才抬头。陵光在他抬头的一刹那,看到了他一双如清潭的眸子。

“不远处有亭子,公子若不嫌弃,不如暂且去避个雨吧。”男子一双清眸里不加半分虚假。

“有劳先生。”陵光见他并无恶意,又见雨势不减,便应了下来。

两人进了亭中,男子收了伞放在一旁,从衣襟中摸出手巾,双手递给了陵光。陵光身上也有带手巾,可见男子好意,陵光竟不忍拒绝。

大概是这双眼睛太过清澈,不掺和杂念。

“多谢。”陵光接了手巾,擦了脸上的雨水。

男子看着陵光整理仪容,微微垂了眼,似乎若有所思。

————————————————————————————
这章只打钤光tag,来啊,互相套路啊。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