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准备考大学中)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不思量

好久不见,有木有人想我啊~

一篇一点也不刀的中秋刀😂😂😂

中秋节快乐!

——————————————————————————

桂花飘雪,鲜果成熟,中秋的味道总是甜的。

天璇王嗜甜,即便已是年过半百也戒不掉一口糖。世子担忧其身体,平日里对饮食多加嘱咐,奈何“孝顺”二字,以顺为先,又逢中秋佳节,少不得甜食,只得做一回“孝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桂花酒香飘十里,芋头上撒满了白糖,柿子红得像一盏盏小红灯笼,石榴满肚子的红籽,连月饼也是甜的居多……唯一不甜的恐怕只有一盘清蒸蟹了。

“父王,蟹与石榴不可同食啊。”

世子见陵光已经吃了些许石榴,眼睛却时不时飘向那盘清蒸蟹,以为他想食蟹。深知蟹与石榴相克,忍不住出言提醒,同时训斥了办事不利的下人,竟将两物摆在了一起。

“谁说孤王要吃了,孤王还没老糊涂,倒是你竟然忘了你和孤王都是不爱拆蟹的人。”

世子一听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开口。陵光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竟是笑了。

“算你相父没白疼你,年年不忘他的一盘蟹。”

世子相父,天璇的前任丞相公孙钤,三人中唯一一位爱食蟹而不喜甜的人。世子低头不作声了,陵光却好似只是随口一说,夹了白糖芋头吃得津津有味。吃了三块口,便停了筷子,斟了一杯桂花酒递给被他拆穿后不敢抬头的世子。

“……多谢父王。”

“多少年了?”

世子端着酒杯一脸不明地看着陵光。

“你相父……走了多少年了?”

世子按在杯身上的指尖有些泛白了。

“回父王……整整二十年了。”

世子一口饮尽了杯中酒,桂花酒的清香和甜味在口中蔓延,却蔓延不到饮酒人心里。


“二十年了……老来多健忘喽。”


陵光将一只空酒杯放在向明月的方向,斟上酒,又将清蒸蟹对着同方向挪了挪。
中秋的月儿最是圆,圆得没有一丝残缺。

“你说你相父这会儿,会不会正和嫦娥仙子吟诗作对?”

世子一时不知怎么说才能不惹他父王不快。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听到陵光自问自答道。

“孤王谅他也不敢!”

“他一介凡夫俗子,哪里这么大胆子……”

“你是不知道他刚到天璇的样子……年纪轻轻,却是一幅古板样……那句‘礼不可废’,孤王到现在还记得呢。”


世子确实没见过他相父二十多岁时的模样,也没听到过那句“礼不可废”。听陵光的语气,显然当初是不喜欢这句的。



“那时候的他啊……特别能说会道,一堆的大道理,六行六行地讲……你说这像及冠不久的人吗?”


相父能说是真的,但是映像里没有六行这么多啊……呃,相父当年当真如此了得?


“孤王记得他最喜欢穿一件绣青花的深衣,什么花样已是记不清了,就记得他穿了很多年,让他换,他还舍不得。”

确实穿了很多年,还随相父他下葬了,他说过您喜欢那件……

“还有他那把剑……”

在您寝殿里放着,您每天都擦。

……

这是世子自他相父过世二十年来第一次听陵光主动提起。陵光回忆的细节很杂很乱,时间线不明,但世子还是听出了陵光口中年轻的相父——一个不同于他映像中那位庄重严肃、一丝不苟、处事不惊、草木知威的一国丞相,他所听到的,脑中刻画出的是一个出身没落世家却志在四方的青年才俊;一个温柔如春风,坚韧如利剑的世家公子;一个为盛世而生,却生于乱世的谦谦君子……在世子心中相父自然是不可冒犯的人物,现在经他父王的回忆,他脑海中那高高在上的人物突然有了更多的喜怒哀乐,变得更加鲜活,好像真的能看见那身穿蓝衣的翩翩佳公子,满面春风,站在紫衣君王的身边……这样的画面已经在日渐老去的君王脑中保存了二十多年了。

世子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陵光的白发少了很多,满面的风霜也淡去了很多,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只差站在他身边的蓝衣青年。

“孤王有件事一直没想明白……”

“孤王为他流过两次泪,一次为他被毒害,一次为他大难不死……可当他真的走了,孤王怎么反而哭不出来了呢?”

世子想起他相父去世的那一天,陵光听到消息后,背过身去愣了许久才回了一句“知晓了”。停灵七日,满场缟素——似曾相识的情景,却唯独不见天璇王出现……天璇丞相公孙钤,生而不凡,死后亦是风光无限,然这一切似乎都与天璇王陵光无关了。

“孤王老了……”

“……父王的风采不减当年。”

“是吗……”



“公孙啊,孤王的白发是不是多了?”

“王上此言差矣,臣的白发可比王上多多了,臣反而要担心自己年老色衰了呢。”

“多大年纪了……还这么油嘴滑舌。”

多少人渴望青春永驻,可孤王怎么觉得自己老得慢了些呢……

“父王……”

“何事?”

“您……可还好?”

陵光一个回神才发现泪水不知何时落下了。

“哎……孤王分明没有想他啊。”

“是他从来没从我这心里离去啊……”

世子看着陵光的背影犹豫着该不该说一句“斯人已逝”,却见陵光已经转过身来,眉眼含笑。

“还是少准备点甜食吧,孤王想起你相父不让孤王多食。”

“……儿臣明白。”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