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长亭怨 (第三章)

本文cp:钤光,执离,啟裘。

本人大洁癖!!!坚决不拆!!!不适者请退出!

灵感来自《拥王者的女儿》,人物设定自拟,ooc警告!生子警告!人物无白莲花警告!

夺位风云,兄弟相杀,利益化婚姻。

嗯,被考试和考证威胁得咸了很久的鱼😂😂😂那位说我开坑上瘾总填不满的小可爱,我知道你在看着。

——————————————————————————
第三章

“物归原主。”陵光将手巾还于男子。

原本尚在沉思的男子反应过来,随即对陵光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双手将手巾接下。陵光看他眼眸潋滟,微微一笑,仿佛真的有春风拂过清潭。又看他长身鹤立,举手投足间皆是风雅,衬得人风度翩翩,端庄大方——如此气质,绝不是寻常小门户出身。如此人物,难让人不生出好感,陵光也不例外。

“多谢先生雨中送伞。”陵光向男子行了一礼。

“举手之劳。”男子回礼。

雨水未有停歇之意,陵光又见亭中摆有一局未解之棋,开口询问,得知男子原是邀表弟游山,两人于亭中歇息,一时兴起手谈一局,却不想表弟连输三局,竟同他使了小性子,执意一人带着一名随从游山赏景,将他撇在了此处。男子谈及至此,叹息轻笑,言表弟是家中老幺,家人向来宠爱他,他身为兄长自是礼让他三分。陵光听之,忍俊不禁。

“令弟是性情中人,倒是同舍弟有几分相像。”

“如此说来,在下与公子也是有缘。”

陵光对平日里对棋有着极大的兴趣,虽说未到嗜棋如命的地步,然今见了棋子和棋盘还是按捺不住手痒。白衣蓝裳的男子看透了他的心思,委婉地邀陵光手谈一局。

“听先生的口音,先生可是西南人士?”陵光落下第一子。

“正是,在下听公子的口音,斗胆猜测公子同在下可是老乡?”男子轻撩衣袖,落下一子。


陵光笑而不语,纤纤玉指拈着棋子, 一双深邃的凤眼看着棋局。男子看他拈子斟酌了许久才落下一子。

“先生还是别让着我了,我更想见识一下先生真正的实力。”陵光抬手,对着男子笑了一下。

男子听了,唇角微扬,“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半个时辰后,陵光被男子杀得败下阵来。


“先生棋艺不凡,佩服佩服。”

“公子也不差,在下也是遇到高手了。”

一局棋终,雨过天晴。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今日有缘结识先生,实乃大幸。”

“在下能遇公子,是在下之幸。”

“告辞。”

“公子且慢。”

男子站起身来,将摆在一旁的油纸伞,双手奉于陵光眼前。

“山中多雨,这把伞借于公子。”

陵光看了一眼油纸伞,又抬眼看看男子满眼的真诚与关怀,抬手收下了伞。


“有借有还,这伞,我该何时换给先生?”陵光一双凤眼满是灵气。


男子微笑,“山水有相逢,公子慢走。”



陵光下了山,坐在车中,把玩着油纸伞。油纸伞上绘有秋日金黄的银杏叶,有的挂在枝头,有的随秋风飘落,动静结合。


银杏,别名鸭脚,公孙树。





瑶光城中,一辆带有蓝纱帷裳的马车停在一家驿站前。车中伸出一只十指修长,根骨分明的手,撩开帷幕,里面是身着白衣蓝裳的翩翩公子。他下了车,进了驿站,去见等候他的伯父——公孙家现任家主公孙珏。


“侄儿见过伯父。”


“钤哥儿回来了。”公孙珏端着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


白衣蓝裳的男子便是公孙钤,同公子黎名动钧天的公子钤。


“敢问伯父,阿黎可有回来?”公孙钤还记着和闹变扭的表弟。


“黎哥儿早就回来了,这会儿估摸着正待在房里休息罢,听说你们闹了变扭?”


公孙钤一听,有些不好意思,“是侄儿之过,惹了阿黎不快,侄儿晚些去向他赔罪。”


“既然是你们小孩子闹脾气,我这个做长辈的就不多问了,来,你且品一品净海大师送来的香茗。”


公孙钤细呷,回味道:“先苦后甜,大师所赠,当真上品。”


公孙珏满意地点点头,端起茶盏浅饮一口,对公孙钤开口道:“看你喜上眉梢,莫非是在浮玉山有了什么趣闻?”


公孙钤想起了在浮玉山见到的紫衣公子,不由得唇角上扬。


“棋逢对手,高山遇知音。”


公孙珏听之,没有说话,只是浅笑着点了点头。


“钤哥儿游了一天的山,早些休息吧。”



“如此,侄儿告退。”公孙钤起身行礼,缓缓退出房间。



公孙钤走后,公孙珏执起了公孙钤用过的茶盏,轻晃了两下残留的茶汤,作沉思状。



钤哥儿的婚事,马虎不得,只能从天璇和天权的两位中选。如今看来……钤哥儿对天璇王还挺满意,甚好甚好。


公孙珏想罢,翻腕将盏中茶汤倒净。

——————————————————————————————
一个巴掌拍不响,利益婚姻是就算你没想到,他也会送上门的。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