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长亭怨(第四章)

本文cp:钤光,执离,啟裘。

本人大洁癖!!!坚决不拆!!!不适者请退出!

灵感来自《拥王者的女儿》,人物设定自拟,ooc警告!生子警告!人物无白莲花警告!

夺位风云,兄弟相杀,利益化婚姻。

前期小白黎上线~你们好好珍惜他吧,他最终会一去不复返的😂😂😂

请不要纠结公孙和阿离的兄弟情,因为他俩迟早都要掰……

——————————————————————————

第四章

公孙钤刚踏进房中,就闻到一股子……卤肉味?他的目光环视周围一圈,锁定了屏风后。


“阿黎,你又在我房里吃东西了。”公孙钤的声音又是无奈又是哭笑不得。



躲在屏风后的人听到对方已经点了自己的名,慢慢探出一只套着牙白色翘头履的脚,接着露出了雪白的衣摆,最后缓缓走出一个玉雕般的少年,眼眉精致得像画出来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他手中还抓着两个鸡腿,其中一个已经啃得见骨头了……



慕容黎见到表哥一脸的无可奈何,似乎并没有什么愧疚之心,还故作客气地把未下口的那个鸡腿递到公孙钤眼前,问他吃不吃。公孙钤表明自己不饿,婉拒了慕容黎的好意,慕容黎也不继续“孔融让梨”,递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



慕容黎的吃相其实并不难看,甚至还比较斯文,再配上他一张仿佛精雕细琢出的容貌,竟还透出几分孩童的天真。只是,世人只怕不会想到他们口中文采斐然,貌若天仙的公子黎不仅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真天仙,还是个好吃的主……



公孙钤静静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啃完两个卤鸡腿,怕他齁着,还贴心地给他倒了杯茶。



“不生我气了?”公孙钤看着吃饱喝足了的表弟。



慕容黎放下茶盏撇了他一眼,不说话,脸上写着“你自己猜”。



“哎……我不就没让你三子嘛,你何故如此?常言道,落子无悔……”



“……”



公孙钤忍住了对着把他的苦口婆心当耳旁风的慕容黎扶额的举动,他越发觉得自己把表弟惯得无法无天了……




“听说,公孙伯父要给你相门好亲事。”慕容黎看够了表哥哑巴吃黄连的模样,主动转了话题。



公孙钤一听,脸色微变,双眼直视着慕容黎道:“你莫不是偷听了墙角?”




慕容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表哥傻掉了……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再明显一些吗?连阿煦都看得出来。”




公孙的衣服,除了两件他出行常穿的和用来换洗的里衣以外,其余衣物全是新裁的,用的都是最新的料子,最新的纹样款式。若只是为了出席啟昆帝的封后大典,一两套华服撑场面便足够了,何必带了整整一箱的精细服饰——这可不像以素雅、低调著称的公孙钤的风格。诚然,这勉强还可以别的理由说过去,但阿煦告诉他,他看见公孙珏专门请人看了一人的生辰八字,至于是谁的生辰八字……联系之前的线索,一目了然了。



公孙钤叹了口气,算是间接承认了,有道是父母之命不可违,何况他以及冠了,早已到了婚配的年龄了。


虽说为他计划亲事的是伯父公孙珏,但对公孙钤而言,这和父母之命并无多大差别,只因公孙钤在公孙家实际已经是个孤儿。



公孙钤的父亲,公孙家的二爷走得早,时年他才刚满幼学。母父是慕容家的表少爷,也是慕容黎的表叔。慕容氏在丧夫后,选择了一个人教养公孙钤,他跪在公孙家祠堂,立誓绝不二嫁——他这一跪直接跪服了公孙老太爷。有了公孙老太爷撑腰,这孤儿寡母的日子倒也过得去。其实,以慕容家的势力,慕容氏若想改嫁,公孙家也未必拦得住——毕竟没必要为一个寡妇二嫁的事伤了两家的和气。但慕容氏却是选了打“贞洁不二”的牌,落了个好听的名声不说,还得了公孙老太爷的庇佑,说慕容氏没有任何私心打算是不牢固的。不过,任旁人再揣测,也不过是“母凭子贵”、“寡妻借亡夫之命”如此罢了,都是大家族中看破不说破的事。


只有公孙钤知道,母父不离开公孙家并非是为了“母凭子贵”,而是为了他——慕容氏从未向他灌输争家主之位的思想,反而常常教导他“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句出自诸葛亮的《诫子书》中的警句,公孙钤时至今日仍记忆犹新。



慕容氏鲜少动怒,唯一一次被公孙钤偷听到的,就是他忿忿地说了一句:“我宁可我的钤哥儿娶个平民家的!”


这只是前半句,后半句公孙钤没听到,因为他当时被母父充满了狂躁和攻击性的语气给吓到了,只想着跑开了。



那是慕容氏唯一一次动怒,也是最后一次……公孙钤年方二七之时,慕容氏因肺痨与世长辞了。慕容氏死后,恰逢公孙珏担任家主,公孙珏以扶孤之名将公孙钤亲自带在身边,一带就是六七年。如今公孙钤及冠了,公孙珏为他安排终身大事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慕容黎似乎是困了,不停地眨巴着眼,公孙劝他赶紧回房歇息,慕容黎却已经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不想动。无奈之下,公孙钤只好把半梦半醒的慕容黎扶上自己的床,为他掖好了薄被,自己则坐在桌前看起书来。回想起白日在浮玉山见到的紫衣公子……公孙钤清楚地看见他的匕首上有天璇的朱雀纹样。


天璇地处钧天国西南方向,朱雀是天璇的图腾,紫色在天璇亦不是常人都能穿的色彩……如此想来,有些东西似乎可以揣测一番了。公孙钤思索一阵,轻手轻脚地找出了一本《天璇游记》,挑灯夜读起来。



“皇后,您的大典礼服已经完工了,再过两日便可送来了。”


“我知道了,退下吧。”裘振语气平稳,毫无波澜地习字。


这个时辰,宫中尚未就寝的也就只剩下这位椒房殿的未来之主。裘振是武夫出身,却生得清秀白净,还写得一手好字,一点看不出寻常人映像里武夫鲁莽、粗狂的影子。可惜人不爱笑,不笑的样子又有些显凶相,直教人不敢任意靠近。只有一人例外,那便是啟昆帝,说来有意思,两人的相识是因啟昆帝一次出猎,不慎遭遇刺杀,就这危机时刻,裘振从天而降,身手了得的他,几招便帮啟昆帝解决了刺客。啟昆帝对他很是赏识,得知他家世没落,孤身一人,便收留他做客卿,日子久了,自然就生出了感情。裘振几乎从来不笑,但啟昆帝却看得出他是高兴还是不悦——这还真是非一般的感情。




裘振写完了几个大字,活动两下手腕,慢步走至不远处立在架子上陪他点灯熬油的海东青——这是啟昆帝亲手捕获,送给他的新婚礼物之一。

——————————————————————————————

nili钤哥不傻,但是有些事情,大人是不会告诉小孩子的。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