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准备考大学中)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绸缪(2)

恭喜我离打败拖延症又进了一步!

小家子气的权谋让您见笑了,事实证明许久不写东西是会变笨的……

距离未来时钤光见面还有一两章的内容

————————————————————————————

钧天331年



要接受一个人的魂魄在短短一夜之间就能从十年后穿梭回十年前,这种只在异志类的杂记中出现的类似现象,已是勉为其难,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这种情况就活生生出现在他眼前,当事者还是他的君王……公孙钤有一瞬间竟觉得自己犹在梦中。然事已至此,公孙钤也不得不接受眼前人的内在是来自十年后的天璇王这个事实。比起纠结十年后的陵光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公孙钤更担忧的是眼前这副身躯的原主——与自己同一时期的陵光魂魄去了何处。



陵光本想表示不知,却见公孙钤眼中藏不住的着急与慌乱,硬生生将原话咽了下去。


“孤王对此异象不甚了解,不过孤王是穿梭回十年前,想来……另一位……此时应是身处十年后了。”



也就是说互换?公孙钤蹙眉,心想如此一来,只怕另一位此刻也正如同热锅中的蚂蚁一般不知所措。陵光见公孙钤眉头皱起,欲帮他抹去那皱褶,却在刚要抬头手的一刻意识到此举显得太过亲密,将手迅速收回。



“你不必惊慌,既来之,则安之,与其现在纠结孤王魂魄异体,不如先想好如何处理时局,免得引起慌乱。”陵光一边镇定自若道,偷偷地将紧握的手背到身后。


“是微臣思虑不周,还请王上见谅。”


公孙钤心知陵光言之有理,又知关心则乱,只能先做好相对的措施,勿要让有心之人利用此事引起不必要的内乱。



陵光见公孙钤眉头舒展,恢复了印象中风轻云淡的模样,心下也轻松了许多,不自觉地朝公孙钤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眉眼满是温柔。



“王上想来还未用膳,微臣不便打扰,还请就此告退。”公孙钤说着便行了礼。



陵光的唇动了两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去吧”二字。看着公孙钤离去,陵光突然长长吁出一口气,望着自己手掌心内被自己指甲印出的痕迹出神。


果然,还是没法心如止水吗……


陵光内心自嘲,又不得不承认他在见到公孙钤那一刻,是真的无法抑制住内心深处的涌动。太久违了,这种感觉……那曾被自己亲手扼杀的情感在那一刹那又死灰复燃了。


对于这场意外他也不知是福还是祸,或许内心还是渴望是福多一点。



公孙钤回去的一路上心事重重,竟没注意到配在腰侧的墨阳剑闪过一道蓝光。

———————————————————————————

钧天342年



距离天璇王城数百里的淮西郡,秀水明山,云蒸霞蔚,很是适合躬耕乐道,梅妻鹤子之人。



一身着天青色鹤氅的青年坐于湖边,手持钓竿,眼神淡然,他已是坐了许久了,若非他还会时不时眨一下眼,旁人定要以为他是座雕像了。湖面上几乎一丝涟漪也没有,漂浮着的浮标也无甚动静,这一方天地之间静得像一幅画,直到青年身边的一把佩剑突然异动,打破了平静的画面。同时浮标也突然有了变化,钓竿远端的力道传到了青年手中,青年集中精力将钓竿猛地一收,一条花鲢瞬间就被带上了岸。


青年没有去管在岸上挣扎的花鲢,而是拿过一旁还闪着蓝光的佩剑,看着佩剑渐渐安静下来,垂眼思索片刻后,将快要奄奄一息的花鲢放回湖中,收好钓竿和佩剑后,起身返回自己的草庐。



等在草庐前的人,看到青年走来,微微低头,挂上了浅笑。




“冒昧打扰了,还请公孙先生见谅。”




草庐内的小火炉上蹲着紫砂提梁壶,待水烧至三沸。身着天青色鹤氅的青年小心翼翼地用手隔着布巾将紫砂提梁壶从小炉上移开,手腕微垂,倾壶中水入冲罐。水入冲罐,茶香四溢,令人心神愉悦。



对面人浅笑着接过青年奉上的茶,轻问茶香,细品茶汤。


“公孙先生此处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公孙钤浅笑不语,一双波澜不惊的双眸注视着对面人,等着他的后话。



“就是未免有些太过避世绝俗了。”



不出所料。



“仲兄公务繁忙,还不忘托骆兄来探望在下,在下很是感动。”



公孙钤面上带笑,眼底却是一片冷漠。



“只是在下如今只是一介山野村夫,早已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骆珉似乎并不意外公孙钤会这么说,没有丝毫不快的表情。



“老师也是怕沧海遗珠,先生不必如此拒绝得如此迅速,常言道:‘三思而后行‘。何况……”


骆珉笑得意味深长。


“以先生之才,何处无明君?”



公孙钤默默饮了一口清茶,茶汤顺喉而下,留得满口清香和淡淡的苦涩。


“骆兄可知,在下方才钓得一条不错的花鲢,很是欣喜。”



公孙钤面上已无笑意,眼眸如同古井一般深不可测。



“可惜他离不得自己生活了许久的湖,才上岸不到一会儿就已是奄奄一息,在下于心不忍,只得放他归去。”


“毕竟……一方水养一方人呐。”



公孙钤说罢又笑了笑,向骆珉举起茶盏,一饮而尽。

————————————————————————————

你钤是个念情的人,难拐程度为s×10的n次方😂😂😂

钤钤你放心,你这隐士的日子不会过太久的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