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准备考大学中)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绸缪(4)

久等了,各位宝贝们~

这一章反复改了许久,改到最后还是一团糟😭😭😭请大家手下留情啊……

注意时间线哦~
————————————————————————————
钧天342年

公孙钤看着舆图上被重新划分的钧天大陆若有所思。舆图上,遖宿人自弈州之战后,退居越支山;天枢划分掉了部分天玑的土地,天枢新王被扶上位后,由仲堃仪掌实权,可谓“挟天子以令诸侯”;天权明面上没有分得土地,实则对瑶光虎视眈眈……至于钧天国,自啟昆帝遇刺后,钧天王室一直没有动作,而天璇当年攻下瑶光,抵御陵水之战后,考虑到多种原因,没有彻底推翻钧天王室。如今十年已过,钧天王室似乎大有蠢蠢欲动之势……就怕真有动静,对天璇而言会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仲堃仪送他这舆图,莫非是暗示……

公孙钤的万千思绪瞬间又被墨阳的异动给打乱了——墨阳近来频频异动,令公孙钤多少有些感到不安。





骆珉回到天枢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仲堃仪一字不落地转述了公孙钤的原话,仲堃仪听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倘若只凭你三言两语就能说动他,那他就不是公孙钤了。”

仲堃仪回味着公孙钤的话语,面上浮出了似有似无的笑意。

“那先生又为何要送舆图予他?”骆珉有些不解其意。

见骆珉似懂非懂的神情,仲堃仪反问:“你真觉得一个山野村夫会用的到这样的舆图?”


隐姓埋名,淡泊名利的山野村夫当然用不到这个钧天大陆的舆图,能用得到的只会是志在天下的谋略家。

“公孙钤又不是道士,何曾如此清心寡欲过,不过是因为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树上罢了。”

“先生的意思是……公孙钤此人还会出仕?”

骆珉忆起昔年的弈州之战,公孙钤在其中出谋划策,心机城府完全不输给仲堃仪与慕容离。能让看似无人可用的天璇成功翻盘,且仅用了四年便将损失巨大的天璇扶持了起来,足可见此人深不可测。


此人若出,无异于放虎归山,除非……收为己用。






陵光将手中的密函反复确认几遍后,用火点燃,看其逐渐化为灰烬。小尹是公孙钤在担任御史大夫时就跟随他的人,公孙钤担任副相后,也有意提携小尹。如今小尹担任御史大夫,想来应该也是由公孙钤引荐的。公孙钤对小尹有提携之恩,又有栽培之情,他的立场再明了不过,倒是另一方势力的领头人不明,让陵光不得不疑心。陵光也想不到,自己不过借召回公孙钤一事试探一下,竟然试探出十年后的天璇朝堂不仅出现了拉帮结派的现象,还分了两大股势力,让君王成了夹在中间的人。和天玑何其相似……估计如今的陵光好比那天玑王,公孙钤反倒成了齐之侃了,真是大写的讽刺。


陵光发现自己真的是离开朝堂太久了,久到自己对朝堂的了解竟然全来自公孙钤,现在公孙钤不在身边,他竟然感到迷惘和不安。公孙钤被撤职,说明失了君王的信任,不再被需要。可是对于十年后的情况不甚了解的自己而言……除了公孙钤,他又该信谁呢?

左右不过赌一把,赌他公孙钤只要不是叛国通敌之人,就还有可用之处。

————————————————————————————

钧天331年

陵光最近频繁召见吴老将军之子吴之远,让宫人们摸不着头脑,纷纷猜测以往寝殿的“常客”,公孙副相莫不是失宠了?这猜测刚冒个头就被奉旨前往副相府的侍从给掐灭了——你见过哪个失宠的臣子还被君王赏参汤,附带一句“注意身体”的?

被赏了参汤的公孙副相受宠若惊,虽然知道如今的陵光与自己印象中的人性情大有不同,可归根结底都是同一个人啊。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怎么到了陵光身上反倒有点像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的陵光几天后就把吴小将军给丢去守边界了。而向来心高气傲的吴小将军,出乎意料地没有一句怨言,大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之意。

“吴之远没上过战场,对于战略地形和兵法运用只有纸上谈兵的功夫,不让他多磨练磨练,实在对不住吴老将军。”

公孙钤知道陵光那几日应当是在劝说吴之远,不然吴之远怎会变得如此谦逊,甚至临走前托人带给自己一句“多谢副相提点之恩”,让自己一头雾水。


陵光笑而不语,暂时不打算告诉公孙钤,自己跟吴之远说,公孙副相对吴小将军多有看重之类的。


“你今日来,可是有事相告?”

公孙钤这才如梦初醒般,小心翼翼地取下腰侧的墨阳。墨阳刚被取下就与陵光案桌上的云藏又一次发生共鸣,陵光直觉公孙钤应该是发现了剑灵的事。陵光知道公孙钤肯定会发现剑灵,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曾带公孙钤到裘振棺前时,公孙钤就告诉过他,云藏和墨阳有灵,然而当时的公孙钤并没有具体告诉自己,自己后来也没有再问过。

“微臣无意间发现裘将军的剑与微臣的这把似乎有些联系,而且……”

公孙钤用剑刃的划破的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墨阳剑身上,只见鲜血刚落下便被墨阳吸收的无影无踪。

“微臣查阅大量古籍,发现有记载称,神剑不仅相互联系,还会与剑主的心脉相承,若是联系深厚,甚至可以寄托剑主的灵识,也就是说……”

“所谓剑灵,实为剑主的灵识,剑主的执念越深,剑灵越强大……”

公孙钤突然停顿了,犹豫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微臣……斗胆,敢问王上,那十年里,王上与微臣……是否发生过什么?”

陵光的脸瞬间失了血色。

“你……为何这般询问?”

公孙钤见陵光脸色不对,开始犹豫不决。

“孤王无碍,你说便是。”

陵光尽可能地平复自己的心境。

“因为……只有剑主尚在,剑灵才会有这般强大的灵力……强大到,足以逆转光阴。”

——————————————————————————————

陵光:仲堃仪,你说谁歪脖子树呢!?

小陵光虽然还没有爱上公孙,却已经对公孙产生依赖了

大陵光已经暗搓搓撩小公孙了😂😂😂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