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休负人年少(中)

粗长的一章~都可以自成一篇了😂😂😂

钤光六年前的年少轻狂车

超速预警!!!

ooc预警!!!

——————————————————————————————

公孙钤爱美,美景、美物以及美人,无一不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君子爱美,求之以礼。游学至此地,他不能将山间的美景收入囊中带走,便干脆搭起草庵,与美景相伴十日,十日后他还是个云游四方的游子。

晨起听鸟鸣,夜来听风雨。世间万物皆有灵,这便是山中美景的精髓。 而当万物之灵出现在他窗边,一双剪水明眸望尽眼底,他便猜到这双明眸会让他沉沦。

山中艳遇,多是狐妖艳鬼。

公孙钤不爱看描写情爱的话本,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看到过——狐妖艳鬼引诱的多是有色心却尚未有色胆的落魄书生。天下没有白捡的便宜,狐妖艳鬼引诱凡人皆有目的,且多是不纯。

然而公孙钤忘了一点——那些被引诱的书生,多是未能把持住诱惑的。

靠在他窗边的紫衣少年望着他,略微歪头,一缕卷曲的发丝扫过他白净无暇的鹅蛋脸,眨了眨眼,透露出些许孩童的天真。

“你在看什么?”紫衣少年先开了口。

公孙钤闻之,抬眼回望他,双唇轻启道:“《楚辞·九歌》。”

紫衣少年唇角微扬,眉眼含笑,阳光在他纤长的眼睫上染着点点金色,一头卷发也衬得更加柔美。

“我渴了,想讨口水喝。”

公孙钤翻过一页,看了他一眼道:“公子请自便。”

紫衣少年离开了窗边,不一会儿,门被轻扣了两声,随后便听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公孙钤背对着他,只能听到他倒水,饮水的声音。紫衣少年饮了水,回头看看坐于窗边的公孙钤,只见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腰背挺拔,如同一根修竹。

公孙钤听到紫衣少年的步伐声由远及近,最终离自己五步之遥时停下了脚步。

“我迷了路,可以收留我吗?”紫衣少年问到。

“公子若不嫌弃,可在寒舍将息。”公孙钤气定神闲道。

紫衣少年便留在公孙钤的草庵中,躺在公孙钤的卧榻上,裹着公孙钤的衾被睡了一夜,公孙钤则是坐了一昼夜。次日清晨,紫衣少年没有急着走,公孙钤只得留他用了朝食。紫衣少年并不像急着回家的样子,公孙钤为避嫌也不多嘴。紫衣少年请公孙钤收留他,却没有说收留几日,收留到何时,公孙钤不能赶他走,他便逗留了整整五日,这五日里,公孙钤都刻意与之保持距离。

“你在看什么?”紫衣少年坐在公孙钤身边问。

“《山鬼》。”

紫衣少年一听,坐直了身子,看了公孙钤轮廓分明的侧颜半晌,悠悠开口道:“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公孙钤翻书页的手顿了顿,又似是若无其事地将注意力移回书中,然而他染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

“我不是狐妖,也不是艳鬼。”紫衣少年伸出纤纤素手来,抽走了公孙钤手中的书册,带着些许强制地让公孙钤看着自己。

公孙钤见他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有些震惊,又怕他知道自己将其比作狐妖艳鬼而恼羞成怒,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更不敢看他。十五岁的少年到底还是有些青涩,耳尖的红愈加鲜艳了。

“我是山鬼,来找我的心仪之人。”紫衣少年慢慢靠近了眼前只比他年长了一岁的公孙钤。公孙钤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随后便只觉唇上一热……至此,覆水难收。

少年不识请滋味

——————————————————————————————

虽是车才是全文的精华😂😂😂可我也不喜欢无爱乱飙车😂😂😂所以一个不小心又虐了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