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休负人年少(下1)

我19号去考证……最近好累,困=_=

所以先放一点,车我回家再补😂😂😂

————————————————————————————
何为恃宠而骄?就如陵光这般——远离天璇王城,躲在山中,与人厮混了近十日……天璇王一盏茶喝了足足三个时辰,最终也只是罚了陵光禁足抄书。



说到底也是他纵容陵光的结果——是他亲口应允陵光可以自己挑个他看得顺眼的来尝人事。天璇王只是没想到,陵光的胆子比他所了解的要大的多。先是筹备了许久的金蝉脱壳,再是使计摆脱了他的大半眼线,最后,居然就和山中的一个书生搞上了……



“他只当我是山中的狐妖艳鬼,我亦当他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小子,不过露水情缘,图个快活。我自己找个自己喜欢的,为什么不能睡?”



“父王若是执意要查,不若把兄长睡过的那些个莺莺燕燕也都查一通罢。”




天璇王被陵光气得骂也不是,打也不是。



陵光只知道那是他的钤哥哥,是他第一个男人。钤哥哥却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不肯说,钤哥哥也不问他……不知道自己走后,钤哥哥有没有担心,有没有到处找他……



陵光越想越烦躁,一头扎进了热汤中。临别前的那场欢爱,到底还是在他身上留了痕迹,没有三四天是消除不掉的——脖颈和锁骨处布满了吻痕,大腿根和腰侧的指痕还清晰可见……钤哥哥每每和他欢好,总是会亲他,亲他的脸颊,亲他的额头,亲他的全身……



水温太高了,热得陵光浑身通红。他紧紧地抱住自己,脑中想的却是钤哥哥和自己的床笫之欢……想着他亲吻自己的感觉;想着他同自己肌肤相贴的触感;想着他那一双清潭一般的眼眸因为自己而一点点染上情欲;甚至想着那种直达深处的快感……



水凉了,梦也该醒了,只是梦醒过后便是无法抵御的孤独感……无论陵光怎么掩饰,他的被单上还是留下了不可描述的痕迹,梦中人熟悉的眉眼始终挥之不去……任何人都替代不了那梦中人。



对于自己决定自己童贞的归属,说到底也不过是陵光内心的骄傲,是他对属于自己的东西所抱有的占有欲和执念。故而,当他于六年后再次见到他的梦中人后,他便知自己已然将其归于自己所有。公孙钤,他的钤哥哥,他年少的情人……六年不见,变了不少——棱角愈发分明了,个子也比六年前更高了,稚气与青涩皆褪去不少。提笔一书,惊才绝艳,俨然翩翩浊世佳公子。陵光在他抬眼的一刻便知晓公孙钤其实认出自己了,尽管他在试图掩盖自己眼中惊讶。



“你坐到这儿来吧。”陵光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那是他的床榻,他自己就坐在上面看着正跪拜他的公孙钤。

他们初相识,自己就睡在公孙钤的床榻上,甚至在那个简易的床榻上交付了自己的童贞。



“王上,礼不可废。”


……


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这一句“礼不可废”,成了公孙钤与陵光重逢的见面礼,然陵光觉得这个礼未免有点太重……公孙钤注重礼节,不仅在天璇境内,就是说闻名整个钧天也不足为过。上奏进谏绝对公事公办,面见君王绝不逾矩半分,就连与君王同游后花园,亦是规规矩矩地比王走慢一步……陵光无话可说,为人臣,做到这个份上,自己若是再鸡蛋里挑骨头,未免显得仗势欺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信公孙钤还能遁入空门不成?古人云:食色性也。就算公孙钤舍得自己的头发,他也未必能守得了戒。


陵光拖着公孙钤,公孙钤却比陵光所预料的还要有耐心,诸多的暗示都如同抛给了瞎子……看来是自己低估他了。公孙钤有着与文人墨客近乎无二的风雅,他的衣服上也会有带松香的徽墨味;府中下人为他点的凝神香味;他平日喝的茗香等等……唯独不沾花街柳巷间的脂粉劣香。他自己无意招蜂引蝶,但偏就有蜂蝶好他这一口,比如焸栎侯。



说来也是合情合理,天玑脱险,公孙钤功不可没,封他做上卿,陵光一点异议都没有。但一想到焸栎侯对公孙钤满眼藏都藏不住的仰慕,陵光就觉得哪里都不对劲,更别说公孙钤亲自伺候焸栎侯更衣一事……陵光一个不留神,失手就摔了自己最喜欢的珐琅茶杯。



“来人,去副相府上,通知公孙副相,让他戌时三刻入宫商讨国事。”



陵光还不忘让侍从把地上的碎片清扫干净,点上熏香,再嘱咐备好热水和衣物。


哼,焸栎侯该庆幸他没碰公孙钤的衣带!

————————————————————————————

我第一篇开车文😂😂😂从此纯洁的棠棠一去不复返了……最近熬夜熬不动了,嗯,一定是某人整天喊我老棠,越喊越老了我😒😒😒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