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车祸三连撞】【钤光】昼日三接(赠陵钤都挥霍光了)

祝让我又爱又恨的阿墨生日快乐! @陵钤都挥霍光了

————————————————————————————
爱卿一词,是君王对自己喜欢的臣子的称呼,“爱”即喜爱之意。别国不说,放眼天璇境内,谁最配得上君王一句“爱卿”呢?淮西公孙钤啊。

公孙钤出身淮西公孙世家,祖上出过大儒,即便没落了,这出身倒也足以叫人仰慕了。论相貌,就问公孙钤私服上街巡查,十个人里九个都要回头多看上两眼——还有一个?那位是正面看的;论才能,二十有四就担副相一职的,古往今来只此一位。如此想来,能得天璇王的厚爱也是合情合理,只是……天璇王似乎太喜欢他这“爱卿”了,都喜欢到昼日三接的地步了。


一点也不夸张,据公孙钤府中的下人描述,公孙大人在宫里待的时间远多于自己府中,有时这床都还没坐热,就接到了宫中的传召。得君圣宠,公孙副相怎能不为君分忧?这不,今日帮君王批掉了大半的奏折,明日又替君王查看民情,简直不要太贤能。日子久了,人就多了,人一多了,口就多了——市井坊间对君王和副相的传闻从来就没停过。

流传最广的两条,一是昔年公孙副相遭奸人投毒遇难,君王亲自到其府上祭拜,伤心至扶棺哭灵;二是君王曾因思念自己的爱卿,命人在后花园栽种银杏青竹各三百,只因银杏又称“公孙树”,而公孙副相又以君子著称,尝被世人以竹喻以。这两者都与公孙钤当年惨遭毒害,侥幸大难不死有关——失而复得,君王之喜可见一斑。不过,传言流传得再广也改变不了二人君臣一心的事实。对百姓而言,只要日子一日比一日好过,谁管君王宠的人是谁。

外面雨点再大也影响不到王宫中的两位正主,毕竟外面的流言实在比不上在君王寝宫中为国祚卖力来得重要。

昼日叁接

————————————————————————————

为啥叫车祸三连撞?因为阿墨这小混蛋问我要的生日礼物是每一对开一辆车……我讨价还价才同意开三辆,车祸不关我的事,要找人算账请找阿墨😒😒😒

【钤光执峰】【七夕贺文】七年之痒 1

本来是七夕贺文……然后来不及了😂😂😂嗯,你们就当七夕还没过,听到没!
————————————————————————————

“又不能一起过七夕了。”


赵志伟一边叠好手上的衣服放进行李箱中,一边喃喃自语。吕鋆峰好似没有听见他的自言自语,只是默默地帮他一起收拾东西。



“大峰……”

“嗯?”

“我们……有七年了吧。”

“是啊,七年了。”


七年,指的是赵志伟和吕鋆峰从挚友变成爱人,友情变爱情的时间长度。听上去是挺唯美的事,但实际上做朋友比做爱人要容易的多,起码朋友不用因为不能一起过七夕而遗憾,更不必经历所谓的七年之痒。


“今年七夕不能陪你了,你可不要太想我啊。”


赵志伟打趣地捏捏吕鋆峰的脸颊,被吕鋆峰回了一个写满了幼稚和鄙视的眼神。满脸笑容的赵志伟看着脸都小了一圈的爱人,突然有点心疼。


“我不在要好好吃饭,不要追求什么骨感美,乖。”


“你够了老赵,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吕鋆峰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脸从赵志伟的魔爪下解救出来,刚觉得脸恢复了原型,就猝不及防被亲了一口。扭头一看,刚吃了自己豆腐的罪魁祸首正满眼都是温柔,温柔得像被春光照暖的清泉。这双多情眸吕鋆峰一看就是七年,熟悉到几乎能徒手绘制出来。



“好了,再磨蹭就赶不上航班了。”



赵志伟稍稍敛去笑容,拉上了行李箱的拉链。




机场的人流永远是来去匆匆,连续不断。快节奏的生活让机场的人似乎都无暇注意一对明明牵着手却没有什么交流的情侣。这个机场,吕鋆峰和赵志伟都再熟悉不过——他们七年来无数次在这里相聚,又无数次在这里分别。北上两座城市恰好是一南一北,相隔千里,实实在在的异地。上海对赵志伟而言是征途的真正开始,北京对吕鋆峰亦是如此——男人对工作总是有着谜一样的执着,就像对年少时的梦想一样。



“要逛一下免税店吗?”

“嗯,行。”



如此三两句,不用再多了。



赵志伟是个细心的人,出门能想到的东西都会一一带上,加上强迫症的驱使,反复确认两遍是基本的,免税店于他而言更像是钱多没处花的理由之一。或许只有吕鋆峰能让他做任何不需要理由的事,就像他的生活习惯一样不需要理由。



“想不到……我们的峰峰哥还挺有少女情怀的。”


“……”


吕鋆峰无言以对,他真的是鬼使神差地拉着赵志伟进得店门,等他看到琳琅满目的人形娃娃时已经晚了,恨不得踢自己两脚。



“两位小哥哥,来买七夕礼物啊。七夕活动打三折哦。”



销售员是个鹅蛋脸,丹凤眼的女孩子,有着与她的脸不相符的老成,显然是个销售老手了,故而没有对两个男生喜欢人形娃娃表现出惊讶。



人形娃娃的身体是真人的身体比例打造的缩小版,大到每一处关节,小到身体上的每一条纹理,都是仿照真人。也难怪像范冰冰这样的成熟女性还会对他们如此喜爱,这根本就是艺术品。



“两位小哥哥,要不要看看这一对啊。”



女孩子的话成功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只见女孩子端出并肩站着的两个古装人形娃娃,一个穿着白衣罩紫纱,一头长卷发,额前系着紫色发绳;另一个一身蓝衣,配着着长剑,乌黑发间一抹艳丽的蓝色。


“这是镇店之宝,只卖有缘人哦。”女孩子很俏皮地说道。


吕鋆峰仔细看了看,发现与其他柜台上的树脂娃娃不同,这一对娃娃是陶瓷质地的,看上去更像真人的皮肤,做工更是细致得连睫毛都是根根分明。娃娃的眼睛也不像是树脂滴胶做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就在他眨眼的功夫,蓝衣的娃娃眼中突然闪过一点亮光,又很快消失不见,快到吕鋆峰以为自己眼花了。


“多少钱?”


赵志伟开口问价出乎吕鋆峰的意料,他不敢相信赵志伟就这么轻易被“无良商家”的推销洗脑了。


人傻钱多……吕鋆峰脑中飘过这四个大字。他表示他出于想看傻子被骗才没阻止赵志伟掏腰包,绝对不是因为对娃娃感兴趣。



“祝两位七夕快乐,百年好合啊。”女孩子小心翼翼地把两个娃娃分别包装起来,动作温柔得像对待小婴儿。随后迅速点钞,开好发票,写好七夕祝福卡片放进袋子里。



“两位记得不要让两个娃娃分开太久哦,不然他们会很想对方的。”女孩子眨眨眼,依然是那样俏皮的语气。




两人一人提着一个袋子出了店门,谁也没回头看女孩子意味深长的笑容。



赵志伟的航班已经在检票了。他打开袋子看了看装着娃娃的盒子,随后和吕鋆峰手上的给对调了。



“这个娃娃像你。”赵志伟举着手上那个装着紫衣娃娃盒子的手袋说道。


“记得想我。”


赵志伟说完停顿了一下,随后亲了一下吕鋆峰的额头便转身朝着检票口走去。吕鋆峰看着他熟悉的背影,脸上无悲无喜。



送走赵志伟回到自己的公寓,吕鋆峰的生活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他打开了盒子,将躺在里面的蓝衣娃娃捧出来,立在桌上。蓝衣娃娃的五官仔细看和赵志伟有几分相似,也难怪赵志伟要把他留给自己。一天结束,吕鋆峰忙活一点杂事,洗了个澡后便上床进入了梦乡。




桌上的蓝衣娃娃的眼睛闪了闪,却依然没有被注意到。

【钤光】这位顾客,本店不退款(1)

公孙钤是一名美发师,他是钧天美妆学院毕业的,是方圆几万里都有名的托尼。他现在做了店主,带出了不少学徒,三分之二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不过不差钱的客人还是喜欢钦点公孙钤,不仅因为公孙钤技术含量高,还因为他为人温和,幽默,给客人服务时经常和客人聊聊天,交际圈也因此越来越广。

不过公孙钤早年刚毕业时别说开店,连找个理发店做学徒也是跑了两三天才找到的。好在是金子总会发光,公孙钤做了两年的学徒后终于转正,并且凭着自己高超的技术发家致富了。

他转正后的第一个客人是个穿白衣服的男孩,大大眼,笑起来有酒窝,可爱的让人怀疑他到底成年了没有。他让公孙钤给他洗了个头,并且顺手编了几个小辫子。虽说赚的不多,但毕竟第一桶金,还是让他小开心了一阵。

结果第二天,公孙钤正用一大杯一点点的波霸奶茶犒劳自己时,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砰”地一声就推开门杀了进来,眼神满是杀气,表情超凶。只见他一眼就瞥见了蓝挑染的公孙钤,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公孙钤心里直发毛,还差点被奶茶里的波霸珠给噎住。

“就是你,蓝挑染的!”

“这……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礼不可废啊!”

看着白西装男人不断逼近自己,公孙钤以为自己要升天了,心里默默给自己念起往生咒。结果还没等他念完几句,就见白西装掏出和抽纸包差不多厚的毛爷爷,直接塞进他怀里。

“这是五万块,你教我洗头编辫子。”

公孙钤怀里揣着五万块当场呆了……不过他还是把洗头和编辫子的技术交给了白西装。嗯,真的是因为白西装表情太吓人,才不是因为那五万真的很厚。

顺便他从此再也没在理发店里见到过他第一个客人。

公孙钤有个同事叫仲堃仪,爱好喝假酒。公孙钤出于人情,自费给仲堃仪做了两绺黄挑染,仲堃仪一个高兴请他一起喝假酒,差点一起被老板扣工资。第二天店里来了个穿绿衣服少年,看上去才16岁。由于那天仲堃仪假酒喝多了,在跳极乐净土,所以是公孙钤给绿衣服少年做的发型。因为公孙钤觉得他还是个学生,就只是给少年做了个保养,剪了个刘海,看上去嫩得快出水了。仲堃仪酒醒后,刚好看见少年做完头发,在照镜子,仲堃仪一瞬间就像被击中了一样。少年走后,仲堃仪立马抱着公孙钤的大腿,求他教自己修剪刘海。

公孙钤一头黑线地教会了仲堃仪。于是从那起,绿衣少年只要一踏进理发店,仲堃仪立马就打了鸡血,要多殷勤有多殷勤。有一次仲堃仪给一个客人做小卷烫,刚准备给人关掉电源时,绿衣少年来了,一个激动就把客人撇了一边,差点让客人头发烧起来。

后来,仲堃仪给公孙钤发了个一千块的红包,再看仲堃仪头像,已经换成了他和绿衣少年的合照。

公孙钤的转机在一个红衣美人的出现。红衣美人性别男,但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红衣美人豪气地做了一整套护理+发型设计+彩妆。公孙钤按他要求给他画了个飞天眼线+眼尾红,红衣美人点点头给了他一笔小费。

第二天,一辆加长林肯停在理发店门口,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财大气粗的霸道总裁,额前一绺时尚的紫色挑染,身后还跟着一群保镖,把正在给自己蓝挑染补色的公孙钤吓得差点把挑染染串色了。

霸道总裁一股“我很帅”的气场进了理发店,霸气一坐,手往旁边一伸,旁边的保镖立刻递上一份合同。

“这家理发店已经被我承包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店长。还有,我要入股这家理发店,以后分红你六我四,条件只有一个:教我做护理,发型设计和化妆。”

猝不及防成了店长的公孙钤激动地差点挑染掉色。于是乎,公孙钤又一次充当了老师的角色,用了20堂课将霸道总裁教成了一名合格的理发师,嗯,一堂课一万块钱。总裁理发店毕业后,公孙钤顺手给他的紫挑染挑染做了个柔顺。至于后来,红衣美人又来找他,并以教会自己柔顺的条件给他投资开分店,以及紫挑染总裁也以保养须须为条件投资,导致现在公孙钤已经有了三家分店,那都是后话。

传说在公孙托尼老师的理发店里能找到真爱,于是乎不少单身人士都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理发店做头发。有的两个客人一见钟情的,也有理发师和客人情投意合的,甚至有理发师和理发师之间日久生情的——可以说这传说是很灵了。除了一位常客大胡子和公孙托尼本人还是单人狗以外,理发店里的员工都基本上都是有主的,这个玄学谁也不知道为啥。

公孙钤表示他看着一屋子除他以外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他一点也不嫉妒……



个鬼啊!  !  !


于是理发店里最常播的bgm就是《单身狗之歌》……


“你们店长在不在?让他出来?”

这飞扬跋扈的声音……又是谁家暴发户?公孙托尼保持着良好的职业素养,收拾出一个完美笑容。

“您好,我就是。请问……”

哇!美人!

“嗨嗨嗨,你卡带了?”

“……啊,请问您想做什么发型?”

穿紫衣的客人撇了他一眼,说:“随便。”

……

随便是什么发型?好像不是我擅长的范围……

我都快忘了自己怎么起家的了😂😂😂手绘扇子,其实这是我的美术课作业了,假公济私一发hhhhhhhhhhh不知道老师会把它拿去参赛还是还给我

一把墨阳,见证一对君臣,见证一段半生缘……



明天我去赶漫展了😊😊😊你们应该猜到我要cos谁了吧😊😊😊

【钤光】休负人年少(下1补车)

由性而缠,无需多言
————————————————————————————
还有一章的内容,其实这篇本来是送给酒儿的生贺的,可惜拖太久了😂😂😂

一篇为开车而写的文……写着写着就偏了😂😂😂

【钤光】休负人年少(下1)

我19号去考证……最近好累,困=_=

所以先放一点,车我回家再补😂😂😂

————————————————————————————
何为恃宠而骄?就如陵光这般——远离天璇王城,躲在山中,与人厮混了近十日……天璇王一盏茶喝了足足三个时辰,最终也只是罚了陵光禁足抄书。



说到底也是他纵容陵光的结果——是他亲口应允陵光可以自己挑个他看得顺眼的来尝人事。天璇王只是没想到,陵光的胆子比他所了解的要大的多。先是筹备了许久的金蝉脱壳,再是使计摆脱了他的大半眼线,最后,居然就和山中的一个书生搞上了……



“他只当我是山中的狐妖艳鬼,我亦当他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小子,不过露水情缘,图个快活。我自己找个自己喜欢的,为什么不能睡?”



“父王若是执意要查,不若把兄长睡过的那些个莺莺燕燕也都查一通罢。”




天璇王被陵光气得骂也不是,打也不是。



陵光只知道那是他的钤哥哥,是他第一个男人。钤哥哥却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不肯说,钤哥哥也不问他……不知道自己走后,钤哥哥有没有担心,有没有到处找他……



陵光越想越烦躁,一头扎进了热汤中。临别前的那场欢爱,到底还是在他身上留了痕迹,没有三四天是消除不掉的——脖颈和锁骨处布满了吻痕,大腿根和腰侧的指痕还清晰可见……钤哥哥每每和他欢好,总是会亲他,亲他的脸颊,亲他的额头,亲他的全身……



水温太高了,热得陵光浑身通红。他紧紧地抱住自己,脑中想的却是钤哥哥和自己的床笫之欢……想着他亲吻自己的感觉;想着他同自己肌肤相贴的触感;想着他那一双清潭一般的眼眸因为自己而一点点染上情欲;甚至想着那种直达深处的快感……



水凉了,梦也该醒了,只是梦醒过后便是无法抵御的孤独感……无论陵光怎么掩饰,他的被单上还是留下了不可描述的痕迹,梦中人熟悉的眉眼始终挥之不去……任何人都替代不了那梦中人。



对于自己决定自己童贞的归属,说到底也不过是陵光内心的骄傲,是他对属于自己的东西所抱有的占有欲和执念。故而,当他于六年后再次见到他的梦中人后,他便知自己已然将其归于自己所有。公孙钤,他的钤哥哥,他年少的情人……六年不见,变了不少——棱角愈发分明了,个子也比六年前更高了,稚气与青涩皆褪去不少。提笔一书,惊才绝艳,俨然翩翩浊世佳公子。陵光在他抬眼的一刻便知晓公孙钤其实认出自己了,尽管他在试图掩盖自己眼中惊讶。



“你坐到这儿来吧。”陵光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那是他的床榻,他自己就坐在上面看着正跪拜他的公孙钤。

他们初相识,自己就睡在公孙钤的床榻上,甚至在那个简易的床榻上交付了自己的童贞。



“王上,礼不可废。”


……


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这一句“礼不可废”,成了公孙钤与陵光重逢的见面礼,然陵光觉得这个礼未免有点太重……公孙钤注重礼节,不仅在天璇境内,就是说闻名整个钧天也不足为过。上奏进谏绝对公事公办,面见君王绝不逾矩半分,就连与君王同游后花园,亦是规规矩矩地比王走慢一步……陵光无话可说,为人臣,做到这个份上,自己若是再鸡蛋里挑骨头,未免显得仗势欺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信公孙钤还能遁入空门不成?古人云:食色性也。就算公孙钤舍得自己的头发,他也未必能守得了戒。


陵光拖着公孙钤,公孙钤却比陵光所预料的还要有耐心,诸多的暗示都如同抛给了瞎子……看来是自己低估他了。公孙钤有着与文人墨客近乎无二的风雅,他的衣服上也会有带松香的徽墨味;府中下人为他点的凝神香味;他平日喝的茗香等等……唯独不沾花街柳巷间的脂粉劣香。他自己无意招蜂引蝶,但偏就有蜂蝶好他这一口,比如焸栎侯。



说来也是合情合理,天玑脱险,公孙钤功不可没,封他做上卿,陵光一点异议都没有。但一想到焸栎侯对公孙钤满眼藏都藏不住的仰慕,陵光就觉得哪里都不对劲,更别说公孙钤亲自伺候焸栎侯更衣一事……陵光一个不留神,失手就摔了自己最喜欢的珐琅茶杯。



“来人,去副相府上,通知公孙副相,让他戌时三刻入宫商讨国事。”



陵光还不忘让侍从把地上的碎片清扫干净,点上熏香,再嘱咐备好热水和衣物。


哼,焸栎侯该庆幸他没碰公孙钤的衣带!

————————————————————————————

我第一篇开车文😂😂😂从此纯洁的棠棠一去不复返了……最近熬夜熬不动了,嗯,一定是某人整天喊我老棠,越喊越老了我😒😒😒

【钤光】休负人年少(中)

粗长的一章~都可以自成一篇了😂😂😂

钤光六年前的年少轻狂车

超速预警!!!

ooc预警!!!

——————————————————————————————

公孙钤爱美,美景、美物以及美人,无一不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君子爱美,求之以礼。游学至此地,他不能将山间的美景收入囊中带走,便干脆搭起草庵,与美景相伴十日,十日后他还是个云游四方的游子。

晨起听鸟鸣,夜来听风雨。世间万物皆有灵,这便是山中美景的精髓。 而当万物之灵出现在他窗边,一双剪水明眸望尽眼底,他便猜到这双明眸会让他沉沦。

山中艳遇,多是狐妖艳鬼。

公孙钤不爱看描写情爱的话本,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看到过——狐妖艳鬼引诱的多是有色心却尚未有色胆的落魄书生。天下没有白捡的便宜,狐妖艳鬼引诱凡人皆有目的,且多是不纯。

然而公孙钤忘了一点——那些被引诱的书生,多是未能把持住诱惑的。

靠在他窗边的紫衣少年望着他,略微歪头,一缕卷曲的发丝扫过他白净无暇的鹅蛋脸,眨了眨眼,透露出些许孩童的天真。

“你在看什么?”紫衣少年先开了口。

公孙钤闻之,抬眼回望他,双唇轻启道:“《楚辞·九歌》。”

紫衣少年唇角微扬,眉眼含笑,阳光在他纤长的眼睫上染着点点金色,一头卷发也衬得更加柔美。

“我渴了,想讨口水喝。”

公孙钤翻过一页,看了他一眼道:“公子请自便。”

紫衣少年离开了窗边,不一会儿,门被轻扣了两声,随后便听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公孙钤背对着他,只能听到他倒水,饮水的声音。紫衣少年饮了水,回头看看坐于窗边的公孙钤,只见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腰背挺拔,如同一根修竹。

公孙钤听到紫衣少年的步伐声由远及近,最终离自己五步之遥时停下了脚步。

“我迷了路,可以收留我吗?”紫衣少年问到。

“公子若不嫌弃,可在寒舍将息。”公孙钤气定神闲道。

紫衣少年便留在公孙钤的草庵中,躺在公孙钤的卧榻上,裹着公孙钤的衾被睡了一夜,公孙钤则是坐了一昼夜。次日清晨,紫衣少年没有急着走,公孙钤只得留他用了朝食。紫衣少年并不像急着回家的样子,公孙钤为避嫌也不多嘴。紫衣少年请公孙钤收留他,却没有说收留几日,收留到何时,公孙钤不能赶他走,他便逗留了整整五日,这五日里,公孙钤都刻意与之保持距离。

“你在看什么?”紫衣少年坐在公孙钤身边问。

“《山鬼》。”

紫衣少年一听,坐直了身子,看了公孙钤轮廓分明的侧颜半晌,悠悠开口道:“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公孙钤翻书页的手顿了顿,又似是若无其事地将注意力移回书中,然而他染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

“我不是狐妖,也不是艳鬼。”紫衣少年伸出纤纤素手来,抽走了公孙钤手中的书册,带着些许强制地让公孙钤看着自己。

公孙钤见他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有些震惊,又怕他知道自己将其比作狐妖艳鬼而恼羞成怒,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更不敢看他。十五岁的少年到底还是有些青涩,耳尖的红愈加鲜艳了。

“我是山鬼,来找我的心仪之人。”紫衣少年慢慢靠近了眼前只比他年长了一岁的公孙钤。公孙钤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随后便只觉唇上一热……至此,覆水难收。

少年不识请滋味

——————————————————————————————

虽是车才是全文的精华😂😂😂可我也不喜欢无爱乱飙车😂😂😂所以一个不小心又虐了

【钤光】休负人年少(上)

超速开车😂😂😂系好安全带

纯车预警!!!

ooc预警!!!

一倒一颠眠不得

最近状态不大好,剧本弄到快崩溃,这两天又感冒了……请各位多担待

嘿,钤光的姑娘,好好爱公孙吧

说句实话吧,我的入圈初心是执离,当初就是冲着阿离的颜值看的刺客。 钤光是后来才站稳的,但我也没站过裘光,最多不像现在这么洁癖。我对公孙的人设很喜欢,但是真正爱上却是在得知第二季见不到他的时候……想想我也应该属于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的吧。 第二季刚出的时候,一群人都在为裘振的“复活”欢呼,好像只有我心里难受,因为没人记得公孙了……

我的处女作《执手》是我第一篇钤光,从它出生的那天我其实就坚定了一个钤吹的立场。

钤光我写了很多be,其实仔细看看结局都是两个字:遗憾。因为对公孙的遗憾,导致我一度喜欢写虐的,与其说虐陵光心,不如说虐我自己,写的虐点都是我对公孙,对钤光的遗憾的产物。

我喜欢公孙,所以不愿意看某些不怀好意之人,披着他的名头,实则毁他的形象,尤其仗着所谓的爱。我也不明白,人都有白月光,某些人的白月光黑不得要捧得高高的,为什么我的白月光就被人各种以“君子”,“老好人”的理由各种接盘,替身?就因为他脾气好吗?不好意思,我自认为我脾气也不算爆了,但是我属兔的,兔子急了会咬人。

我从来都把刺客第一季原剧的权谋当主线,所以每一个人物我都不会刻意洗白,因为没有黑白之分,只有立场之分。我很愿意看黑钤,就像张居正那样的谋士,但是我的雷点莫过于,有人顶着所谓“钤光”名头,实则字里行间瞧不起公孙。人心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是萌cp不就是因为你爱他们两个人吗?既然爱了这对cp,我不求某些人爱公孙爱得深沉,我只求既然爱了钤光,就雨露均沾,把爱同时分给两个人,陵光和公孙都是优秀的人,都值得被爱。

很多人都叫我不要删,我也觉得评论里的各位说的都很好,那就不删了,以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