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人不如旧(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咳咳,看来大家很喜欢奚溪的诡异风啊~所以,我被棠棠从另一个抓回来了~

此篇放飞自我,一时爽。画风诡异,大刀一把。
——————————————————————————————

公孙钤还是那样,文质彬彬,气度不凡。只是和人交谈、打招呼时眼里没有了笑意,整个人看上去冷了不少——瓷是冷的,即便捂热了,也很快会冷下去。公孙钤没有了心来和头脑较劲,变得更为理智,更为果断……也更为无私——所谓私心,连心都没有了,还谈何的自私。






他终是……成了一介纯臣。






无心无私的最大优势莫过于让人抓不住把柄,公孙钤的头脑很清楚这点,也善于利用这一点。他成功为陵光招贤纳士,公正理性的他,所选之人皆是精英;分析利弊,露锋还是还是藏翼,他从无半分差错;太过能干的他,也招过不少质疑,就差没扣一项“谋权篡位”的罪名了,他却从不理会,也不生气——他也不会生气了……他淡定自若,有人却急了。






陵光直接下了狠话:公孙丞相乃天璇之忠臣也,为人正直,尔等若有人质疑其,便是打孤王的脸!一律按诽谤之罪处置!






陵光这一记猛药直接堵了悠悠众口,公孙钤反觉得不妥。他上谏道,此番不妥,有恐失人心;昔者齐王广开言路,采纳群言,故战胜于朝廷……陵光发火了,刚煎好的药直接泼到了公孙钤的手臂上。冷静下来,又慌忙地查看公孙钤的烫伤,然瓷之身并不怕烫,依旧完好无埙。陵光又哭了……






“我还是喜欢原来的你……”






喜欢那个有血有肉、有心有情的你;喜欢那个眼中有真情,话中有实意的你;喜欢那个有私心,会对我紧张的你……






公孙钤不想陵光哭,可他总是搞砸……他除了低头与陵光两唇相抵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他的头脑只能想到这点了。很多事不是仅凭头脑能解决的。












顾十安不大喜欢公孙钤,觉得他太无聊,不和他主动说话,他能把人冻死……而且,他听说他惹陵光不高兴。然陵光却很喜欢他,看公孙钤的眼神明显于旁人不同,这让顾十安为陵光感到不值,得不到回应的感情为何要这般执着?






“你不懂……他很好,特别好。”






顾十安真的不懂,不解风情的公孙钤到底哪里好?他不懂怜香惜玉,自己一介武夫还懂呢。






“我不喜欢顾十安。”公孙钤的手拂上匣子,匣子里传出细微的“砰砰”声。
“你也不喜欢他,是吗?”公孙钤打开匣子,里面是颗鲜活的心脏。他将心脏捧在手掌,手心感受着心脏愈发明显的律动,过了许久,露出一个久违的笑,眼里有了微弱的涟漪。






“放心,活人比不过死人的。”






心脏似乎听懂了,律动明显慢了下来。公孙钤敛去了笑容,恢复心如止水的模样。他将心脏放回了匣子里,合上了盖。






“可是活着的人,总比死人有用。”清眸里的涟漪消失不见了。












将一个不稳的国扶起来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而对手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遖宿明显等不及了,这回儿有了顾十安,不需要让公孙钤一文人上战场了,可是陵光坚决御驾亲征。






“这是孤王的天璇,孤王亲自守护。”






顾十安随同,公孙钤守城。顾十安劝陵光三思,公孙钤无异议。出征的前一晚,公孙钤主动来找陵光,还带着一壶好酒。






“孤王记得,你以前不喜欢孤王贪杯。”话是这么说,纤纤玉手还是接了过去。
“臣只是想起,还未曾和王上把酒言欢过。”双眼依然平静得像静止的清潭,说着这样有情意的话,语气却不起波澜。
“把酒言欢?不是‘礼不可废’了?”
“……”
“呵,你现在这样……能给我笑一个,我就心满意足了。”陵光苦笑一声,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公孙钤真的给他笑了一个,而且不是假笑,一如当年的如沐春风。陵光满足了,凑过去趁着笑容消失前,吻了上去。还是一样冰冷,可是陵光的心里是热的,心满意足的他,慢慢倒在了公孙钤的怀里。公孙钤望着怀里熟睡的人儿,手缓缓轻抚起他的面庞。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即使没了心在身体里,我的脑子里也都是你。”
“你说过想要我的心,那我便把他留给你。”





————————————————————————————
还剩一章,今晚完结~被虐死了的话,全是奚溪的锅,跟棠棠没关系哦😁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