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人不如旧(大刀来临,虐死活该~)

我不就偷偷看了一章红杏吗?怎么就凌晨了……

此篇放飞自我,虐人一时爽hhhhhhhhhhh
————————————————————————————
顾十安带着面具随陵光出发了,陵光骑在马上回头望向城墙之上,那里没有所期待的翩翩蓝衣。闭上眼睛,藏起失落,握紧了手中的缰绳 ,驱使着马远离王城。






顾十安一直不摘面具,话也极少,可心细如丝,一路上对陵光关照。陵光感慨,公孙钤若是还有心,也跟他一样体贴吧……顾十安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地为陵光披上一件披风。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天璇军与遖宿军连战了三天三夜,天璇军已是疲惫不堪,形式于他们极为不利。陵光的脸上溅了血,显得有些狼狈,但身上却没有重伤,即便有轻伤,也很快愈合了,兵士们都说王上有福,只要王上没事,天璇就能继续战下去。相比之下,顾十安反而受了不少的伤,铠甲之下,纱布几乎缠了一身,迟迟不见好。






“顾将军,你有信心吗?”陵光望着无星的夜空问道。






顾十安还是不说话,面具藏住了他的面,看不出他的表情。陵光太累了,得不到顾十安的回答,便干脆闭上眼小歇。






“王上不会有事的。”






这是陵光迷迷糊糊听到的。












阎王三更叫你死,不会留你到五更。遖宿的夜袭是天璇军没预料到的,一时间,营地一片火光。顾十安护着陵光硬是杀出一条血路,铠甲已被血溅了一身。陵光腹下中了一箭,被顾十安迅速拔了出来,陵光都还没来得及感到疼。顾十安似乎也受伤了,但是看不到他的伤口。






“王上!”顾十安撑着体力不支的陵光。






陵光没有再受伤,但已经没有力气了。真是没有想到,骄傲一世的自己,最后还是败了……罢了,天璇向来只有战死的兵,没有跪生的民!战死沙场,也好过开城投降。






只是遗憾……公孙钤……
也好,他没有心,不会像孤王一样,颓废负国……






“王上!”






陵光的双耳此刻变得灵敏了,他总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他极力睁大眼看向顾十安,发现面具之下的眼睛与心心念念的那一双无情的凤眼重合,他颤抖着手拉下了面具……






面具之下不是顾十安,而是……本该守在王城的公孙钤!






“你……”






“王上,微臣救驾来迟!”这才是顾十安的声音。






“走!”






公孙钤一把将陵光推向骑马赶来的真正的顾十安,陵光想拉住公孙钤,却无意看见公孙钤的脸上开始开裂,像大地的裂缝一般。就这一时的失神,陵光的手指堪堪擦过了公孙钤的指尖……






“公孙钤!”






那是陵光最后一次看见公孙钤的笑,好像回到了当年朝堂之上意气风发的他;那个眼里情意满满,却不敢表露的他;还有那个笑起来春风满面的他……陵光的泪夺眶而出,他看不到公孙钤了,随即感到心口一痛,一柄利箭穿透了他的胸甲。












陵光醒过来时,已是三天后了。这场战役以天璇和遖宿各退五里,双方暂且休战为结局。三万天璇军,回来的仅剩不到一万人。陵光摸着胸口,感受到了规律的心跳才确定自己是活着的。






“公孙钤呢?”陵光问守在榻前的众臣。






众臣各各低着头,不敢言。






“孤王问你们话呢!”






“别找了,遖宿将尸身都烧了,他仅剩一具白骨,早就挫骨扬灰了。可惜啊,我好不容易做的瓷身啊!就这么开裂了,散成沙了……”






鬼医一如既往地疯癫,君王面前也没大没小。回想起公孙钤跪在他门前,硬是把他的心跪软了……自己怎么就一时脑子一热答应了他呢!






“这张转命符,你烧成灰,用水化开,让他同你服下就行。”
“多谢恩公。”
“哎哎哎,我提醒你,用了转命符,他的大伤小病就得你来承受了啊。嗨,怪我怪我,救谁不好,救了个大忠臣……”
……






顾十安想起出征前一晚,公孙钤从陵光寝殿出来后就去找了他,说是请他喝杯茶,望他得胜归来。结果一杯茶下去,他竟神不知鬼不觉地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的面具不见了,头发还被人剪了一缕。他匆忙之间得知军队已经出发了,手忙脚乱地就撞上了这个神智有问题的鬼医。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陵光反而希望自己不知道。顾十安也是心有余悸——他当时回头,亲眼看见公孙钤的身体如同陶瓷一般破碎,继而化作散沙,一具白骨缓缓倒下……这可能是个无法忘记的回忆了。






“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想你和他一起。”
“身为死人的我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所以你就留着这条命好好守护他吧。”






这是公孙钤在药倒他后所说的,但顾十安没有听到。












“他就这么走了?连根骨头也不留给我……”又是不告而别,这次更狠……果然,是个没有心的人。






“啧,话也不能这么说,也不是什么都没留啊,他还有一颗心呢,你该庆幸他没带在身上,这才逃过一劫。”
“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呗,他把自己的心留给你了,就在你身上,你刚不是还摸过了吗?”






在他身上……一颗心……陵光伸手摸上自己的胸口,隔着里衣,还能摸到胸口初有明显的伤口愈合的缝线。






“你原来的那颗被箭穿了个洞,用不了了。”就为个换心,他差点被那个武夫捏死……






这颗心……是公孙钤的……






“不想他白死,就振作起来,不信可以问问他的心。”






是吗……你是这么想的吗?
王上,勿要过度悲伤,我现在可以一直陪着你了。












四年后,遖宿终于退回越支山,天璇开始调养生息,等待日后与天权、瑶光一战。陵光王重振羽翼,实行科举制,广招天下人才,丞相公孙钤生前所著的约一百篇策论被列为国士科举主要篇目。






“你看见了吗?孤王在做这盛世之君了。”陵光拂着胸口,感受着心跳。
——————————————————————————————

完结了~奚溪溜也~棠棠暂且封笔吧,一月见~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