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奚溪(准备考大学中)

cp洁癖,可逆不可拆!公孙黑粉请右转!天璇婆家,天权娘家。天涯何处无芳草,黑我cp智商少。微博:琦玮_棠奚溪很忙_ANNA。沉迷周边无法自拔~执离,钤光,双白,仲孟,略微啟裘,谨记熊老师教诲。

【钤光】绸缪(1)

棠·旧坑不填·奚·恶劣至极·溪回来了

这个梗想了很久了,再不写可能就没机会了……

类似于漫威和dc那种时空交错吧,反正就是光光的过去和未来互穿的故事

私设如山,ooc警告!

——————————————————————————————
古人云: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有些事确实不该执着,倘若世人皆“谏往者”而不“追来者”,那该如何活在当下?公孙钤向来言行如一,既然脱口一句:“日子久了,没有过不去的坎”自然属于“追来者”,至于“谏往者”的那位……君臣有别,礼不可废,不得细说。





从一大早公孙钤接旨入宫到左脚迈过寝宫门槛的一路上,他就明显感觉自己的右眼皮跳个不停,心也如同被搅浑的清潭,连带着足下步伐都比平时快了许多。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见到坐于榻上的人安然无恙时,公孙钤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想他一口气还未松完,一句“拜见王上”还未说出口,就被按住了双肩,惊得公孙钤刚放下一半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陵光没有发声,也没有扶起公孙钤,反而缓缓地蹲下身子,试图与公孙钤平视。不明意图的公孙钤不敢抬头与陵光面对面,不想那按在自己双肩的纤纤素手突然收紧了十指,将自己的双肩扣得死死得,指尖似几乎想掐进骨头里。公孙钤肩上的力度在不断地加大,那双手也止不住的颤抖,这让公孙钤愈发不安,也顾不得礼节,抬起头来对上了陵光的视线,谁知这一抬头竟是对上了陵光通红的双眼,眼眶中泪花晶莹。



似曾相识……



公孙钤不知何来的失落,然多年的经验让他早已学会在君王面前不形于色,何况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陵光如此神态——这并不是一个值得欣喜的迹象。就在公孙钤下意识垂眼躲避陵光的双眸时,陵光却是出乎意料地一手抚上了他的面颊,口中呢喃出一个意料之外的名字。


“公孙钤……”


带着些许哽咽和细微到难以察觉的情感。



“王上……”



公孙钤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一声“王上”出口后,竟不知该如何接话。陵光好似并不在意陵光公孙钤的失礼,只是用手拂过公孙钤的眉眼,眼神如同在端详自己的无价之宝,毫不掩饰自己的着迷——这一举动让公孙钤脑中一根弦崩得紧紧的,生怕一个呼吸都会惹得陵光不快。



王上行为有异!



这是一动都不敢动的公孙钤脑中仅剩的意识。公孙钤怔怔地看着陵光难以言说的眼神,直觉这不是他印象中的陵光,但是内心深处的声音又告诉他,这就是陵光。过了良久,陵光终于缓缓移开了自己的手,闭了闭满是血丝的双眼,待再睁开眼时,就像潮汐退后又回归风平浪静的海面,除了眼眶红晕未消,再也找不到一丝情绪的痕迹。




公孙钤眼见陵光眼神的转变,突然对陵光产生了些许陌生感,当陵光平静地扶起了自己后,他更加确信陵光绝对有异,只因这样平静的眼神不像那自认任性妄为,带有少年心性的陵光,更像是……一个成熟的君王。




公孙钤这一切的疑虑在陵光开口后等到了证实。



“公孙,你告诉孤王,今年……是钧天342吗?”


今年是钧天331年……


——————————————————————————                                 


陵光被一阵又一阵的头疼唤醒,他暗暗回忆自己近来并无饮酒宿醉,怎会一觉醒来就头疼不已。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头后发觉自己竟不知自己何时毫无察觉地从床榻上移到了案桌前。醒脑后意识到自己身上是穿戴完整的常服而非昨夜就寝时所穿的寝衣,一种不安的情绪很快蔓延上心头。



“来人!”



陵光尽可能地保持镇定,同时打量起周围,发现熟悉的寝殿中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多了一些他不熟悉的事物,这更加剧了他的不安和疑虑。殿外的侍从很快进了寝殿听令,陵光又发现侍从不是自己熟悉的脸。



“昨夜……孤王的寝殿中……可有异样?”



陵光尽可能地压抑住自己声音中的恐慌,然断续的语气还是出卖了他。



侍从听出陵光的语气,低下身子,诚惶诚恐地说:“回王上……昨夜王上批了一整晚的奏折……并无发现异样。”



陵光听闻自己批了整整一夜的奏折,心下大惊,定睛一看,自己案桌上当真叠着两摞奏折。陵光已经许久没亲自批奏折了,更别提他明明记得自己昨夜连奏折影子都没见到,都是直接送进副相府的。



副相府……公孙钤……



陵光脑中突然闪过公孙钤的模样,直觉自己需要找公孙钤,便下令去请公孙副相入宫。谁曾想侍从的一句话直叫陵光惊得脑中一声炸雷。



“回王上……公孙……公孙钤已被撤职还乡了。”

————————————————————————————

解释一下,因为百科上说刺客的故事开始于钧天329年。第一季钤光做了三年的君臣,所以第一季结束应该是钧天332年。

本文私设时间线是公孙喝茶前和遖宿兵败十年后两个时间线。

嗯,现在时的钤光还在暧昧期,至于未来时的两只……你们猜啊~

未来时钤钤还未出场,因为他在钓鱼hhhhhhhhhhh

评论(13)

热度(35)